我国古代突厥文研究六十年概述
发布日期:2011-12-23  作者:张铁山
打印文章

  【关 键 词】古代突厥文/研究/六十年/概述

  本文将我国60年来的古代突厥文研究分为起步阶段(20世纪50~70年代)、普及阶段(20世纪80~90年代)、综合研究阶段(20世纪90年代~现在)三个阶段,并介绍了每个阶段的研究成果。

  语言文字学研究60年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建国6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来,随着我国各民族社会、经济、文化各项事业的不断发展,古代突厥文研究也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步,获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在此回顾和总结我国古代突厥文研究60年的成就和经验,以期该领域的研究将来取得更大成绩。

  我国汉文史籍很早就对古代突厥人的文字有过记载,如《周书·突厥传》记载:“其书字类胡”;《北齐书·斛律羌举传》记载:“代人刘世清……通四夷语,为当时第一。后主命世清作突厥语翻涅槃经以遗突厥可汗”。除此之外,我国有关古代突厥文文献的记载也远早于国外。早在新旧唐书中就详细地记载过古代突厥文《阙特勤碑》。引《旧唐书》一九四卷载:“阙特勤死,(玄宗)诏金吾将军张去逸、都宫郎中吕向,赍玺书入蕃吊祭,并为立碑,上自为碑。”13世纪诗人耶律铸在其《双溪醉隐集》中也写道:“和林城,毗伽可汗之故地也。岁末,圣朝太宗皇城北,起万安宫。城西北七十里有毗伽可汗宫城遗址。东北七十里有唐明皇开元壬申御制御书阙特勤碑。”但直到19世纪末,古代突厥文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文字,其结构如何,世人并不清楚,它成为一种无人知晓的死文字。

  我国对古代突厥文及其文献的报导和记载虽早于国外,并拥有浩如烟海的大量有关古代突厥诸民族历史、地理、政治、经济等方面的汉文史籍,但近代我国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科学文化萧条衰落,社会科学特别是少数民族文献的科学研究,几乎无人问津。古代突厥文的研究也同样如此,虽偶尔有一些有志之士写过几篇文章,但只是简单介绍性的。国外在古代突厥文文献研究上取得丰硕成果之时,我国还只是着手于翻译国外的一些研究成果。这一工作在我国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虽是完全必要且非常重要的,对推动我国古代突厥文献研究起了一定作用,但我国的古代突厥文研究在当时已落后于国外,则是不争的事实。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国各族人民成了国家的主人,民族语文的科学研究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逐步发展起来。古代突厥文研究工作也取得了引人注目的可喜成就,发表和出版了大量有分量的论著。纵观我国60年来古代突厥文及其文献的研究,可以分为以下三个主要阶段:

  1.起步阶段(20世纪50~70年代)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随着少数民族在政治上获得平等地位,各民族的语言文字逐步广泛使用。同时,民族语文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也随之发展起来。在这一时期,我国对古代突厥文文献的研究有了新的进展。此前,一般人只知道《阙特勤碑》、《毗伽可汗碑》、《暾欲谷碑》、《磨延啜碑》和《九姓回鹘可汗碑》这五个碑铭,有汉文译文的也仅限于前四碑,而这四碑的汉文译文又都是根据德、英文转译的(由韩儒林、岑仲勉、王静如等先生完成)。对这些译文学者虽有大量的考证,但最终没有能够完全摆脱外文。

  1958年,岑仲勉根据英文译本改译了韩儒林所译的《阙特勤碑》、《毗伽可汗碑》和《暾欲谷碑》,收入其《突厥集史》下册。1963年,冯家异发表了《1960年吐鲁番新发现的古突厥文》(载《文史》1963年第3辑)。该文对吐鲁番雅尔和屯西南洞壁上的古突厥文刻记进行了研究。同年,耿世民在《新疆文学》第1期发表了《谈谈维吾尔古代文献》一文,文中简略地介绍了古代突厥文文献。

  在十年动乱的“文革”期间,我国的古代突厥文研究处于停滞不前的状况。粉碎“四人帮”后,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我国迎来了科学的春天,古代突厥文研究也日益蓬勃发展起来,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2.普及阶段(20世纪80~90年代)

  这一阶段最值得提起的,是1976年至1980年中央民族学院受新疆有关方面的委托,开设了第一个古代突厥语班。耿世民、魏翠一、陈宗振等人为该班编写了《古代突厥文献选读》、《古代突厥语文献语法》等八册教材,为我国古代突厥语文研究人才的培养做出了贡献。现在在古代突厥文研究领域作出较大贡献的许多学者都出自这个班。随着高校招生制度的恢复,中央民族学院、新疆大学等教学单位间或开始讲授古代突厥文文献课程。耿世民先生等编译的《古代突厥文献选读》第一分册为古代突厥文文献,将《阙特勤碑》、《毗伽可汗碑》、《暾欲谷碑》、《磨延啜碑》、《翁金碑》、《阙利啜碑》和《苏吉碑》7个主要古代突厥文碑铭直接从古代突厥文原文译成汉文。这是我国学者独立研究古代突厥文文献的创举。

  1978年,耿世民先生发表了《谈谈维吾尔族的古代文字》(载《图书评介》1978年第4期)。程溯洛先生在《中央民族学院学报》第2期上发表了《从回鹘毗伽可汗碑汉文部分看唐代回鹘民族和祖国的关系》。1980年,耿世民先生又先后发表了《古代维吾尔族文字和文献概述》(载《中国史研究动态》1980年第3期)、《古代突厥文碑铭述略》(载《考古学参考资料》1980年第3~4期)、《古代突厥文主要碑铭及其解读研究情况》(载《图书评介》1980年第4期)。1981年,陈宗振先生在《中国史研究动态》第11期上发表了《突厥文及其文献》一文,该文对突厥文的发现和解读、突厥文的重要文献、国外研究突厥文的重要著作做了介绍。同年,库尔班·外力在《文物》第1期上发表了《吐鲁番出土公元五世纪的古突厥语木牌》一文。1982年,李国香先生的《维吾尔文学史》由西北民族学院内部印发,该书从文学的角度谈到了部分古代突厥文碑铭及其文学价值。李经纬先生在《新疆大学学报》第2期上发表了《突厥如尼文〈苏吉碑〉译释》,对《苏吉碑》进行了汉译和注释。陈宗振先生发表了《突厥文》一文(载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会编《中国民族古文字》)。1983年,林斡先生发表了《古突厥文碑铭札记》(载《西北史地》1983年第2期)。同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克由木霍加、吐尔逊阿尤甫、斯拉菲尔等编译的《古代维吾尔文献选》(维吾尔文版)。书中对《暾欲谷碑》、《阙特勤碑》、《毗伽可汗碑》和《磨延啜碑》进行了转写、现代维吾尔文翻译和注释,书末并附有词汇表。耿世民先生著《维吾尔族古代文化和文献概论》一书也在这一年由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分专章对古代突厥文字母、主要拼写规则及其起源和发现、解读情况做了详尽的叙述。1984年,新疆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内部印发了耿昇先生翻译的《东突厥汗国碑铭考释》一书,该书是法国学者勒内·吉罗的博士论文,对《阙特勤碑》、《暾欲谷碑》和《毗伽可汗碑》进行了解读和深入、全面的考证。同年,耿世民先生发表了《古代突厥文》一文(收录于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会编《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年,中华书局出版了林斡先生编辑的《突厥与回纥史论文选集》,书中收录了部分有关古代突厥文及其文献的论文。

  20世纪80~90年代古代突厥文研究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在高校开设有关课程,培养了不少人才;二是发表了一些介绍性的论著,对该领域的知识普及起到了推动作用。

文章来源:西域研究 20093 页121~125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北方民族文学的相关文章
· 草原艺术学理建构的观念、方法及意义
· 花帽与木卡姆的旷世奇缘
· 新疆对四民族民间长诗进行大盘点
· 崇尚自然:满族尼玛察氏的“野祭”仪式
· “民族·宗教·历史系列丛书”在乌鲁木齐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