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荣]论哈尼族神话的“期待原型”
发布日期:2011-09-26  作者:李光荣
打印文章

  【摘要】本文采用心理分析理论研究哈尼族神话,得出哈尼族神话中存在着“期待原型”的结论。文章举了许多例子加以说明。为了进一步说明哈尼族神话的期待原型,作者又把哈尼族神话与汉族神话作了比较。文章不止于此,还论证了哈尼族神话期待原型产生的根源,认为其根源在于哈尼族的悲剧历史,具体说来,是哈尼先祖食物匮乏、自然灾害、战争失利和迁徙等苦难经历烙印在人们的心理上而形成的。

  The theory of psychological analysis is adopetd in thisarticle in researching the methology prevailing in the Haniethnic. The conclusion that the "expected prototype" existsin the Hani methology has been drawn,  with many examplesgiven in the article for illustration.  The anthor makes acomparison of the methology of the Han people with that ofthe Hani to further illustrate the "expected prototype" ofthe Hani people, Besides,  the article also verifies theemergence causes of the "expected prototype",  which areconsidered to be from the tragic history of the Hani people.To be more concrete,  it is psychologically formed as aresult of the hardship suffered by the Hani ancestors such asthe food shortage,  natural disasters,  setbacks in wars,migration etc.

  【关 键 词】哈尼族/神话/期待原型/产生根源/苦难历史

  Hani ethnic minority methology  "expected  prototype"emergence causes tragic history

  期待是人类共同的心理现象。不论哪个时代、哪个地区、哪个民族、哪个年龄阶段的人都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期待心理,只是期待的内容千差万别罢了。长于心理表现的文学作品,必然反映着人类的期待心理。无论是作家笔下的宋江、阿Q,还是民间文学中的孟姜女、祝英台,都有着期待心理。以神话而言,汉族、畲族、裕固族、彝族、瑶族、侗族、佤族、黎族等民族的神话均有期待描写。但相比之下,哈尼族神话对期待的描写要多得多。期待在哈尼族神话中占有突出的地位,期待的实现与否往往成为人物成功与否的关键。这种现象就是心理分析理论所说的原型,我把它叫做“期待原型”。

  一

  《砍大树》是哈尼族各个支系都会讲述的神话。一个魔鬼怨恨人类,把拐杖变成一棵大树遮住天光,大地一片黑暗。于是,哈尼族联合汉、彝、傣、苗、瑶等六族去砍这棵遮天大树。奇怪的是,人们砍去的部位等到第二天又长合如初了。一天夜里,傣族汉子无意中听到看树的魔怪讲起砍倒大树的秘密。他按照魔怪所说找来鸡屎并把它抹在斧口上,砍不久,大树倒下,地上又恢复了光明。这是一个与魔鬼斗争的故事,显示出人类征服魔鬼和战胜自然的精神,具有极大的鼓舞力量。但人们取胜的契机全在于魔怪的泄密。是人偷听到了砍树之密,才取得了成功。我们还要注意到得知秘密的偶然性。傣族汉子并没有主动去打探,是魔怪不小心说出秘密来的。这个情节深藏着哈尼族的一种心理:期待。在无计可施之时,期待得到帮助。至于帮助的来源,则缥缈无依。但无论如何,帮助总会出现。这种靠期待得来的帮助使主人公获得成功的故事在哈尼族神话中很多。

  《都玛沙莪》讲述神和人的生活。大神烟沙的女儿沙莪来到哈尼山寨与惹威结婚,生活幸福。可烟沙不愿意,他亲自下凡骗回了女儿和外孙。惹威心情忧郁。后来,他从龙王那里得到一个金葫芦,金葫芦给他一粒种子,种子落地长藤,伸上了天。他顺着葫芦藤爬上去,进了天宫。烟沙想弄死惹威,提出比赛:看谁在鼓里耐得住震。赛,惹威必死;不赛,带不走妻子。惹威只好选择比赛。在这生死关头,沙莪给他一根金针和一个鸡蛋。他爬进天鼓,拿出金针在鼓皮上戳了九个洞。这样,烟沙敲断了三捆竹子也无损惹威。待到烟沙进了天鼓,惹威打破鸡蛋堵住针眼。结果,烟沙被震昏在鼓里。就这样,惹威战胜了神王,领回了妻儿。这两段情节都有绝处逢生式的转机。如果没有金葫芦的神功,惹威只能淹没在思念的情思之中;如果没有沙莪的帮助,惹威必然死在神王手下。它不仅说明了人的无奈,而且表明人在无路可走时需要帮助。这又一次证明了作者期待心理的存在。正是期待情结的作用,才创作出来自于非人的帮助及其效果,才有了主人公的命运转机。

  哈尼族神话中许多天神断案的故事,也表现出作者的期待心理。哈尼族不愿用武力解决纠纷,又不相信生灵有公心,于是把希望寄托给天神,这就产生了天神断案的故事。相传哈尼族的“六月节”就是天神断案兴起来的。哈尼人烧山开田,致使许多动物失去了家园,它们相约去告状,大神烟沙断案说:哈尼必须每年杀一个男人祭奠死去的动物,动物还可以到哈尼的大田里觅食。从此,哈尼寨子里哭声震天。天神梅烟听到后,下来调查。动物又去闹,梅烟想出打磨秋和高秋以代替杀人祭奠的办法,哄动物说这是他把人吊在半空中打。动物满意了。哈尼人也就兴起了打磨秋和高秋,沿风成俗,形成了六月节。这是典型的神仙断案例。大神烟沙断案不公,哈尼服从;天神梅烟断案虚假,动物也乐意。为什么?这是作者心目中的偶像下的判断。虽然不能满足今天读者的期待结果,但实现了神话作者的期待愿望。

  以上所举的神话都不是纯粹的神话即“关于神的故事”,而是关于人和神包括魔鬼的故事。哈尼族神话的这种形态与其定型时间有关。文字是作品最好的定型物。我们知道,汉族的神话从战国时期开始就逐渐定型了。[1]《山海经》里的神话虽然被后人屡次篡改, 但人们相信的仍然是《山海经》。哈尼族的神话直到解放后才逐渐定型, 成书则是80年代的事。(注:最初的《哈尼族民间故事》出版于1984年11月。)因为哈尼族没有文字。解放前民间文学不受重视,到了解放后才有人用汉字收集记录。在此之前的几千年中,哈尼族神话一直靠人们口耳相传。在口耳相传的过程中,传播者往往根据自己的喜好修改。这样,古老的非人的故事流传到后来,渐渐改变了性质,加入了人的成分,纯粹神话变成了“人神之话”。在数千年里经过若干作者的传播改动,期待心理一直保存在哈尼族神话中。这说明期待是哈尼族作者根深蒂固的心理因素即情结。按照弗洛依德的说法,情结总要寻找机会表现出来。而神话正好为作者提供了一种表现的机会。 这样, 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哈尼族神话存在着那么多期待描写,为什么哈尼族神话具有期待原型了。

文章来源: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 200101 页号25~29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神话研究的相关文章
·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与文化研究”项目“中国
· 定居的分离对西域神话的影响
· [刘亚虎]神的名义与族群意志——南方民族
· 《山海经》两考
· [刘宗迪]神话与神话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