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频道 → 中国史诗三大史诗传统

[贾木查]史诗《江格尔》研究新进展
发布日期:2011-09-22  作者:贾木查
打印文章

  内容提要 作者把“江格尔”名字的由来和史诗主人公生活原型的关系当做突破口,在肯定前人研究成果的同时,去鉴别他们的成果,提出一系列具有导向意义的论点和独到见解,从而论证:《江格尔》发源于古代卫拉特蒙古,产生于13世纪,定型于15世纪。

  关键词 江格尔 扎罕格尔 成吉思汗 世纪征服者

  引言

  无论就内容的丰富性而言,还是就艺术特色而言,《江格尔》均堪称全蒙古族史诗的顶峰,也是中国三大史诗之一。该史诗热情赞颂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勇气,无情鞭挞愚昧和邪恶。《江格尔》的这种健康思想源于古代蒙古族英雄豪杰们立志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精神。马克思指出:“古往今来每个民族都在某些方面优越于其他民族。”①的确,世界任何一个民族(哪怕它人口很少,文化也不很发达)都能以其他国家、民族所没有的某些作品(哪怕很小的东西)而引以为自豪。正是那种独特而有价值的东西,必然吸引其他国家和民族文化人的注意,在世界历史文化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以《江格尔》为例,卫拉特蒙古史诗说唱家们大约在七八百年前开始说唱《江格尔》,可是对这部史诗的搜集整理、翻译出版,向世界介绍,最初不是蒙古学者,而是德国学者B.别尔格曼在1802~1804年、俄国学者N.I.米哈依洛夫在19世纪50年代初、芬兰学者G.j.兰司铁在1904年和1935年在狱中向满金学说《江格尔》的我国汉族学者边垣等学者分别用拉丁文、法文、德文、俄文和汉文将《江格尔》翻译出版,奉献给世人。这一点也能说明,《江格尔》是人类精神财富之一。

  曾经在世界历史舞台上占有举足轻重地位的蒙古族史诗说唱者们创作了英雄史诗《江格尔》。由于民族迁徙等原因,《江格尔》也成为跨国界的英雄史诗。目前已有《江格尔》的手抄文本、口传文本,还有中、俄、蒙三国出版的托忒文本、蒙古国新文字文本、图瓦文本、阿尔泰语文本等各种文本问世。《江格尔》的内容涉及到蒙古帝国、元朝乃至分布于欧亚大陆的蒙古族的历史文化。该史诗包含的文化价值又促成了有关国家的不少学者从宗教、历史、语言、文学、民俗等多个视角进行研究,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在国际上形成了初具规模的《江格尔》学者群。但是,与希腊的《荷马史诗》、印度的《罗摩衍那》等相比,《江格尔》研究起步很晚,尤其是在我国很晚。另外,该史诗产生的社会历史背景离我们较远,加之变体多,流传地域广的原因,《江格尔》研究还存在三个悬而未决的难题。下面我简述这三大难题及其相关情况。

  一、《江格尔》主人公生活原型及其历史背景

  《江格尔》历史背景等问题,从19世纪初以来,一直是热门话题,众说不一,莫衷一是。比如,《江格尔》产生的时间,上限为6世纪,下限为17世纪;关于该史诗的发源地,有“蒙古国说”,有“新疆准噶尔说”,也有俄罗斯的“卡尔梅克说”;关于江格尔这个艺术形象的生活原型,有“理想之英雄说”,有“成吉思汗说”,有“也先汗说”,有“噶尔丹珲台吉说”,也有“阿尤奇汗说”等等。

  俄国文学家赫尔岑在《赫尔岑论文学》一文中说:“不去读书就没有真正的教养,同时也不可能有什么鉴别力。”为了解开《江格尔》研究中悬而未决的症结,从1990年开始,我把“江格尔”名字的由来和史诗主人公生活原型的关系当做突破口,读了不少有关的书,在肯定前人的研究成果的同时,去鉴别他们的成果,钻研《江格尔》,写完了国家课题《史诗〈江格尔〉探渊》。该书是以史诗理论为指导,以调查研究为基础,科学性强,学术水平较高的专著,出版后影响较大。当时,中国新闻社用几种语言对外宣传该书。

  从1996年开始,我又承担了自治区重大课题《史诗〈江格尔〉校勘新译》。课题鉴定专家们认为:该书从内容到体例,“给读者以完整、新颖、鲜活之感”,其导论给《江格尔》研究者“提供了一系列具有导向意义的论点和独到见解”。②简言之,我在上述两个大课题中论证的难题如下:

  1.“江格尔”名字的含义与出处

  从1804年开始,国内外研究者对“江格尔”这个名字的含义所做的解释有十几种。下面先列举其中的几个主要观点,然后说说自己的看法。

  (1)俄罗斯著名蒙古学学者符拉基米尔佐夫从词义角度解释“江格尔”一名时说:“江格尔名字来自波斯语,意即世界征服者(wlastiteli mira)。”③卫拉特蒙古最初是跟随成吉思汗来新疆和中亚定居的。由于语言环境的影响,《江格尔》史诗也吸收了汉、藏、维、俄、梵、波斯语等外来语名词。从察哈台汗国时期开始,中亚蒙古人也接受了波斯文化影响。

  (2)俄国著名《江格尔》专家克契科夫写道:“江格尔这个名字来自突厥语江嘎孜(jangghaz),意即孤儿。”④这位学者没有说清楚“江嘎孜”这个名字为什么有“孤儿”之意。从维吾尔语、哈萨克语和土耳其语词义角度讲,“江嘎孜”(jangghaz)这个词没有孤儿之意,只有“一个”或“单一”之意,所以克契科夫先生对“江格尔”一词的解释只是猜测而已。

  (3)蒙古国扎格德苏荣教授指出:“江格尔这个名词来自藏语的‘清格尔’一词。它的含义直译为白毡帽,意译有两种意思:一是披白斗篷者或穿氆氇大衣者;二是山神,土地神。”⑤

  (4)在托忒蒙文古籍中写道:“蒙古之精格尔汗推翻宋朝,统治了汉人的大半地方。……精格尔汗后裔十一代执政89年后(没算北元时期——笔者注)被大明朝的朱汗王推翻。”⑥所谓“蒙古之精格尔汗推翻宋朝”,实指成吉思汗的史迹。“精格尔汗”这个称谓也是来自波斯语Jihangir一词,即世界征服者。

  (5)藏族古籍《佑宁寺简志》也记载:“从前,大地梵天江格尔汗(按:成吉思汗)的大臣格勒特带领部属来到这里(按:佑宁寺所在的今互助地区),现在的霍尔(即土族)多为他们的后裔。”⑦有学者认为,格勒特就是Gereltu,成吉思汗的大将,是蒙古宗王阔端的真名。据语言学者们的调查,现在的土族语更接近于13~14世纪的蒙古语。

  (6)研究员仁钦道尔吉指出:“《江格尔》产生于新疆卫拉特蒙古人民中间。……江格尔一词是卫拉特蒙古口语中的词,意思是能者。”⑧从“江格尔”一词的引申义讲,在卫拉特人中,它已演变为蒙古语名词了。托克逊、吐鲁番一带的维吾尔人把“火剪子”也称作“拉赫西格尔”(lahshigir)。这也是波斯语,“lah”意为“火”,“gir”意为“抓住”或“夹住”。

  (7)蒙古国霍尔洛教授指出:“1800年,德国学者B.别尔格曼找到有关《江格尔》产生的传说。该传说说:‘江格尔的宗族是草原主人。’⑨所谓草原主人,实指圣主成吉思汗。这意味着《江格尔》史诗早在12~13世纪就产生形成。”⑩

  (8)历史学者金峰教授指出:“从13世纪,用八思巴文字将成吉思汗写为精格思(Jinggis)。所以,精格尔、江格尔这个词,实际上与成吉思、强嘎斯(即Chinggis)是同义词。在《江格尔》史诗中,为了回避直呼13世纪大蒙古可汗名号成吉思汗,才没有把江格尔称为成吉思。”(11)金教授的上述论点也有道理。

  总而言之,二百多年来,在《江格尔》研究中,“江格尔”名字的含义和出处一直是未解的症结。现在可以说,《江格尔》研究中的大的症结—“江格尔”这名称的含义和来源已被解开了,“江格尔”这名称就是对成吉思汗的尊称。

  2.《江格尔》主人公形象生活原型与“江格尔”名称的关系

  马克思说:“每一个社会时代都需要有自己的伟大人物,如没有这样的人物,它就要创造出这样的人物来。”(12)应该说:《江格尔》主人公的生活原型,肯定是古代蒙古族社会的产儿。因此,“江格尔”名字含义和出处问题的解决,对于弄清史诗主人公形象的生活原型、史诗产生的历史背景及时间有很大的借鉴作用。

  (1)从民间传说讲

  生活在甘肃祁连山腹地的裕固民族(即尧熬尔)中有位老人1993年春天对裕固族学者铁穆尔说:“我们尧熬尔的祖先是胡儿穆斯特腾格尔英库克恩/我们尧熬尔的祖先是博格达诺彦江格尔/我们尧熬尔的祖先是青格斯汗(即成吉思汗)/腾格尔英脑海(即天狗,实指苍狼)给尧熬尔带路……”(13)这些颂词说明博格达诺彦江格尔就是对成吉思汗的尊称。人们对成吉思汗的尊称在西拉尧熬尔人中演变成了《博格达诺彦江格尔汗和成吉思汗的故事》,至今在尧熬尔人中广为流传。这虽然是传说,但其中包含了历史真实性的一面。

  新疆图瓦人的民间颂词中也有歌颂江格尔汗和成吉思汗的内容,其诗行结构跟西拉尧熬尔人说唱的上述颂词很相近。例如,阿尔泰白哈巴地方的夏格吉克老人说唱的《江格尔》片断中颂道:“成吉思汗在世时,/我们曾为他驾车;/江格尔汗在世时,/我们遵他的命令行事。”(14)换诗句头词的这四行诗实指成吉思汗。

  传说是历史知识的源泉,民间故事家们的脑袋便是保存那些传说的最初的档案袋,好的故事说唱者会忠实地转述所听到的一切。据哈巴河县白哈巴乡的道兰台老人(1993年82岁)讲,布尔津县和哈巴河县图瓦人的故乡原先在斋桑湖周围地区。在那里,现在还保留着成吉思汗军队驻守的城墙。

  从上述西拉尧熬尔人与图瓦人的民间传说和颂词中也能看出:《江格尔》主人公生活原型与成吉思汗有关系。在《蒙古秘史》和《黄金史》中也有“世界主宰成吉思汗……统辖了所有臣民”(15)等词句。《江格尔》中将江格尔可汗称颂为“达赖江格尔汗”(16),意为“大海般的江格尔汗”。据蒙古国院士达木丁苏荣教授的解释,“成吉思汗”也意为“大海般的大可汗”。(17)蒙古语的达赖(Dalai)有大海、伟大、众多之意,“江格尔汗”意为“世界征服者汗”,这样,《江格尔》中的“达赖江格尔汗”和“世界主宰成吉思汗”这称谓在意思上也是一样的。

  (2)从《江格尔》故事情节讲

  大力士蒙根·希克希尔格第一次见到两岁的江格尔右肩胛骨上发红的胎记,便大吃一惊说:“这孩子不是凡胎,将来或许主宰世界。”于是为他起名为“江格尔”。在蒙古国《乌宗·阿勒达尔汗喜得贵子》一章中也有类似的情节:

  乌宗·阿勒达尔汗凑着婴儿的耳朵祝颂:“愿你成为统治赡部洲的主宰!/愿你用洁白的战袍覆盖世界!/凭借吉祥的命运/成为汗中之汗,王中之王!”他接着轻轻地叫了三声:“江格尔!江格尔!江格尔!”(18)

  上述故事中的赡部洲是梵语的Zambu Tib,也有世界之义,赡部洲的主宰意即世界的主人。所以,“江格尔”一词也包含了世界统治者或世界主宰者之义。

  (3)从史书记载讲

  维吾尔族历史学家毛拉·木沙·赛拉木在《伊米德史》中提到:“蒙兀儿诸汗的总指挥,阿拉伯和波斯直至东方各汗中的大可汗(Khan)——扎罕格尔成吉思汗。”(19)此处的“蒙兀儿诸汗”实指成吉思汗次子察合台汗及其后裔诸汗。“蒙兀儿”(Moghol)就是统治中亚的蒙古人。无独有偶,《黄金史》(《Altan Tobchi》)中说:成吉思汗是“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地”的大皇帝。(20)

  著名历史学家韩儒林在《论成吉思汗》一文中说:成吉思汗一生灭国40,“他所灭的西域各国,当然也在这个数目之内。”(21)而《江格尔》序章中写道:“圣主江格尔可汗,/集中了骏马中的骏马,/汇集了好汉中的好汉,/征服了四方四十二汗。”宝木巴国栋梁洪古尔大将单枪匹马,东征西讨,臣服了70个汗的部落,其中有江格尔可汗征服的42个部落,与韩文数目相近。此外,上述颂词与波斯历史学家拉施德所著《史集》中有关成吉思汗征服的部落(或国家)的数目也可互相印证:《史集》第一卷第一分册第126~130页间历数的畏兀儿、康里、钦察、哈刺鲁、合剌赤、兀良合惕、弘吉剌惕、撒勒只兀惕、朵豁剌惕、别速惕、雪干、轻吉牙惕等69个部落,再加上成吉思汗自己的乞牙惕部落共有70个部落,其中向成吉思汗主动投诚的部落有27个。以上27个部落从被洪古尔臣服的69个部落中减去,剩下的就是被成吉思汗征服的42个部落。这数目与江格尔汗征服的四方42个汗的部落数目相等。这么一说,史诗中的江格尔汗是王中之王这个称谓与《伊米德史》、《中亚蒙兀儿史》、《黄金史》和《论成吉思汗》中说的成吉思汗是各国汗王中的“大可汗”是同义的。

  (4)从古籍中的应用情况看

  《世界征服者史》(波斯文)、《安宁史》(维吾尔文)等古籍将成吉思汗称为“扎罕格尔成吉思汗”(Jihangir chingis khan),而藏文古籍中也将成吉思汗称为“江格尔扎勒布”(扎勒布,藏语意为皇帝),《蒙古秘史》中将成吉思汗称为“世界主人成吉思汗”(即delhiin ezen Chinggis Haan)。这“世界主人”与“主宰世界”和“世界征服者”在意思上是等值的。《江格尔》中将江格尔可汗称为“达赖江格尔汗”,意即“大海般的江格尔汗”。古维吾尔语中的“成吉思汗”意为“大海般的可汗”,“成吉思汗”这个名字来自古突厥语的tingiz khan,意思是大海般的可汗。现在的维吾尔口语中的chi音也常常音变为ti音。因此,《江格尔》赞颂的“达赖江格尔汗”与维吾尔古籍记载的“扎罕格尔成吉思汗”音异意同,都是对成吉思汗的尊称。

  从以上四个方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江格尔》主人公形象的生活原型与成吉思汗有关系。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我们认为,江格尔这个艺术形象,当然不是成吉思汗本人,而是以成吉思汗为首的历代蒙古族英雄豪杰们的群体形象,这正如黑格尔所说:“特殊的史诗事迹只有在它能和一个人物最紧密地融合在一起时,才可以达到史诗的生动性。”(22)

 

文章来源:西北民族研究 2007年第4期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蒙古族文学的相关文章
· 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传》汉译本系列丛书出版
· 论《江格尔》中蒙古族民间歌谣
· 前后草原小说中的人物形象分析
· [仁钦道尔吉]论巴尔虎英雄史诗的产生、发
· [邢莉]蒙古族与藏族的天体神话与天神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