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莉]蒙古族与藏族的天体神话与天神信仰的比较研究
发布日期:2011-09-19  作者:邢莉
打印文章

  内容提要 历史悠久的蒙古族和部分藏族均以游牧文化著称于世,他们所创造的天神体系的神话具有惊人的相似之处。用比较研究的方法对蒙古族的天神神话和藏族的天神神话从神话体系和天神信仰等方面进行比较,可以看出蒙古族的敖包祭祀和藏族的拉资都是天神信仰的表征,由此可以总结游牧民族天神神话的特征。

  关键词 蒙古族 藏族 天神神话 天神信仰 比较研究

  广袤无垠的天空上有飘忽的云朵、美丽的彩虹、迅急的忽雷和闪电,这早就引起了人们的惊异和关注,更不用说日月的轮照、北辰斗转、沐风栉雨关乎人类的休养生息了。天体崇拜的种类较多,形象各异,作用不同。如季节的变化,天气的冷暖、日光的有无、方向的确定,都与天体有关。因此天体是人类最早、最普遍崇拜的对象,人类崇拜天体发生在每一个民族的童年时期,具有游牧文化传统的蒙古族和部分藏族都经过了漫长的天体崇拜时期,而后又塑造了天神的形象,已至于到文明时期,崇天敬天的仪式还存在。这两个民族的天体神话和天神信仰丰富了我国的神话传统,通过比较研究,又可以看出他们所显示的共同特性。

  一

  人之所以成为人,一是石器的发明,二是观念的产生,灵魂观念的产生和石器的制作一样,在人类的文明发展史上具有绝对重要的地位。它从两个层面上把人和动物彻底区别开来,使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而人最早的观念是灵魂观念,原始人类在初识宇宙和初识自身时,他们生活在一个原始宗教的世界里。人类学证明了任何民族的发展在原始社会都伴随着宗教活动,如果我们把人类生活划分为内圈和外圈二重层次,那么人类编织的各种风俗习惯、规范则作为内圈的社会生活,同时对解释宇宙、支配宇宙力量以及人在宇宙间的地位等问题,人类组建了更大的框架,构成了作为外圈的宗教生活。天体崇拜是原始宗教的信仰之一,而至今尚存的天神神话则是原始人的记忆。

  蒙古族和藏族天体崇拜的神话和天神神话非常丰富。其中主要包括:

  1.关于天地形成的神话

  蒙古族传说天神创世,其中有《麦德尔娘娘》,[1]麦德尔娘娘是一位创世大神,当天与水连在一起的时候,世界上没有大地。女神驱马踏天水,点燃宇宙间的空气与尘土,形成了大地。但是大地不稳定,女神派一只大神龟顶着大地,神龟累了,就会发生地震。流传在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境内的神话有《大地和人类的由来》[2](P6-7)与蒙古族神话惊人的相似。大意是天地形成时世界上什么也没有,只有海面上的雾气在荡漾,四面刮着大风。大地和雾气使海面堆积了很多硬块,成了大地。当大地在不停地晃动的时候,海上的鳖鱼背起了大地。但是鳖鱼一动弹,大地就晃动。天神往鳖鱼的背上射了一箭,鳖鱼就不晃动了,大地就稳固了。有了大地以后,才出现了东、南、西、北四大天神,四大天神以后才出现了人类。而后是猕猴与岩妖共同生人的神话。据丹珠昂奔分析,属于雅磬性创世神话。[3]这两则神话母题非常相似:1洪荒开辟时大地混沌一片;2天地分开;3神龟类的动物驮起了大地。

  珞巴族《天神三兄弟》[2](P32)辟地之初,没有人烟,是一片汪洋大海。斗姑、隆姑、贡姑三天神为三兄弟。一天,他们决定下海,他们每人从海里抱出一块石头,三块石头垒起,石锅架了起来,在石锅上架上了木板,在木板上造大地,接着又造出了太阳和月亮。这则神话将神灵拟人化,而《麦德尔娘娘》也将天神拟人化,在神话里,神格就是人格。

  2.关于天神体系的神话

  对天神的崇拜:天神是具体的,是由日神、月神、雷神、星神和光神等组成。在布里亚特神话里,说天神汗。乔日玛桑和海神洛沙特彼此交换赠礼,准备为天神的女儿和儿子办婚事。天神的赠礼是一个太阳和一个月亮。[4]天神体系的神话里,关于北斗七星的神话非常突出。藏族有《七兄弟星》。[2]大意是格萨尔王打败了妖魔,但是人们还是没有过上安生日子,妖魔变成了飞沙走石,危害百姓。后来七兄弟为大家兴建了坚固的三层楼房,天神听说了,请他们到天上,给天神盖楼房,这就是北斗七星。与藏族的神话相似,蒙古族北斗七星的神话更为丰富,有不同的版本。布里亚特的神话说,老祖母把英雄杀死的7个黑铁匠的头颅做成的酒杯抛到了天上,变成了北斗七星。[4]蒙古族还流传着北斗七星是7个老人和7位神的传说,甚至供祭它。还认为整宿星被北斗七星夺去,所以把北斗七星看成是盗贼之星“古代在掠夺之前,先拜七星,祈求掠夺成功”。[4](P21)布里亚特还流传着一则神话,说有一位通鸟语的人治好了汗王儿子的病。遇到了有不同本领的6个男子。在汗王为公主招婿的时候,他们回答了难题,带走了公主。汗王去追,在天神的帮助下,他们来到了天上,化成了北斗七星。

  布里亚特神话与藏族的神话相比较有两点相似之处,一是北斗七星都是由地上的凡人变成的;二是都出现了天神的形象,而且是善神,这些善神的形象也高度人格化了。但是藏族的北斗七星神话又渗入了文明社会的因素。

  3.关于天神造人的神话

  人从那里来?又到那里去?这个问题从远古到现代一直是人们的困惑。在藏族神话传说里,天神之子下凡人界成为吐蕃之王,接着在天神后嗣中产生象雄神、苏毗神、俄杰之神,后来又产生出了象雄神、城郭之神、外神、内神、门神等神。藏族信仰的苯教认为,在许多宇宙的起源中,天空和天神处于中心。天界有一小孔,日月星辰从孔中得到光明,成为世光明达代表者,人们必须对天皆大日月星辰进行祈祷,以博得光明和幸福。《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写道:“天神自空降世,在天空降神之处上面,有天父六君之子三兄三弟,连同墀顿祉共为七人。”这里不仅把天神人格化,而且与帝王联系在一起。

  在藏族地区,我们看到很多山岭上,房屋的门楣上都摆放着牛角,甚至一些寺院经堂的门口都悬挂着整牦牛的干尸用来除魔去邪,还将敌人的物品装入牦牛角内施行一种叫做“牦牛伏魔法”的巫术,具有禳除灾魔的作用。为什么要悬挂牦牛角呢?在甘、川、青交界地带的果洛地区,人们认为山神的女儿是一白牦牛,她与人类切安木朋结亲。后来切安木朋杀死牦牛或者殴打放生在山上的神牦牛,他的妻子离开他回到了天上。牦牛妻子回到天上说明山神与天神有关。这点以后还要说明。据学者考证:“牦牛山神——牦牛山神之女——牦牛与人类祖先婚配繁衍出氏族部落,形成较为完整的牦牛图腾型族源神话系统。[5](P496)

  蒙古族神话也认为人的诞生与天神有关。在《天神造人》、《为什么狗有毛而人无毛》均讲述天神造人。讲天地形成以后天神们把天神模样的人送到地上,繁衍人类。流传在四川、云南地区的《鲁俄俄》讲述洪水之后,人类与天女结亲。《武当喇嘛创世》里讲当九重天、九层地形成以后武当喇嘛用天上的水和地上的土造出人类。总之,在蒙古族和藏族的神话里,人类的起源都与天神有关。

  在自然崇拜中,天神的崇拜和山神的崇拜占据极为重要的地位。在大自然中,悠悠苍天最使人感到神秘莫测,日月星辰出没于天;雨雪雷电起始于天。苍天使人们心生崇敬,也感到畏惧,苍天崇拜由此而生。在突厥语和蒙古语中,“天”发音均为“腾格里”,古代匈奴称苍天为“撑犁”,裕固族称天为“点格尔”。腾格里成为北方萨满教信仰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文章来源:《中央民族大学学报》2005/06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蒙古族文学的相关文章
· 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传》汉译本系列丛书出版
· 论《江格尔》中蒙古族民间歌谣
· 前后草原小说中的人物形象分析
· [贾木查]史诗《江格尔》研究新进展
· [仁钦道尔吉]论巴尔虎英雄史诗的产生、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