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频道 → 中国史诗蒙古族史诗

[仁钦道尔吉]论巴尔虎英雄史诗的产生、发展和演变
发布日期:2011-09-19  作者:仁钦道尔吉
打印文章

  我国蒙古族人民有历史悠久的光辉灿烂的文学艺术宝库。在这座宝库里,英雄史诗是在社会发展史上划时代意义的古老的文学样式。在我国北部边疆,东起大兴安岭南北,西迄天山南北、阿尔泰山一带,在这绵延万里的辽阔土地上居住的蒙古族人民中,到处流传着古老的民间口头史诗。蒙古族民间英雄史诗是极其丰富多彩的,其中有由几百至几千诗行所组成的短篇史诗和中篇史诗,也有数十万诗行的长篇英雄史诗。

  解放前记录出版的我国蒙古族英雄史诗很少。当时,外国学者能看到的除长篇英雄史诗《江格尔》和《格斯尔传》外,只有察哈尔、阿巴嘎等地区的几部短篇史诗。建国以来,从各地蒙古族人民中发掘了大量的英雄史诗。使人感到高兴的是,我们不但搜集了数十部短中篇史诗,而且记录了举世闻名的长篇英雄史诗《江格尔》30—40部,现已由新疆人民出版社用托忒文出版了其中的15部[1]。虽然,我们的搜集工作还不够全面系统,目前记录下来的作品只是蕴藏极为丰富的蒙古族史诗的一小部分。但现有材料可以给我们提供关于英雄史诗分布情况的大体轮廓。在古代,各地蒙古人民中,可能都有过英雄史诗。今天,尽管有的地区的民间文学中仅仅保留了史诗的痕迹,甚至在某些地区的人民中,英雄史诗已被遗忘,但在许多地区,英雄史诗仍然广泛地流传着。我们在巴尔虎、布里亚特、扎鲁特、科尔沁、阿巴嘎、苏尼特、察哈尔、乌拉特、鄂尔多斯、肃北、青海和新疆各地蒙古族人民中都发现了英雄史诗。

  我国蒙古族英雄史诗具有地区特点。从英雄史诗的内容、形式和风格来看,我们按地域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种类型:第一,从内蒙古东部的巴尔虎一直到西部鄂尔多斯等地纯牧区史诗,它们是较多的保留着古老因素的短篇史诗,一般都在两千诗行左右。第二,新疆、青海、甘肃一带的卫拉特蒙古英雄史诗。卫拉特史诗有短篇、中篇和长篇作品。卫拉特史诗与第一地区的史诗相比较,它们可能在古代的史诗发展阶段上得到更进一步的发展。因而存在着今天的一些较长的英雄史诗。著名的英雄史诗《江格尔》,就是在这个地区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卫拉特的短、中篇史诗也很有特色。它们保留着的古老因素并不比第一地区少,然而其内容更丰富、情节较复杂。第三,扎鲁特、科尔沁一带半农半牧地区的史诗。这一地区史诗有两种,即短篇史诗和中篇史诗。扎鲁特旗著名的民间艺人琶杰、毛一罕讲述的短篇史诗与第一地区的史诗基本上相同。但有被遗忘之处,也有不少较晚期的因素和现代语汇。中篇史诗,如《阿斯尔查干海青》[2]和《道希巴拉德》[3]。它们不是在古代史诗发展阶段上产生的作品,而是在古老史诗传统的基础上产生的作品实际上这不属于英雄史诗,它可以成为一种独立的文学样式蟒古思故事。

  虽然,这三大地区或三个中心的史诗之间有一定的区别,但它们还具有许多重要的共同性。我们可以看到,各地蒙古族英雄史诗都有共同的题材和思想内容,都描写了某个英雄人物与蟒古思[4]或某一掠夺者进行斗争的故事,歌颂了人们的英雄气概,揭露了侵犯者的掠夺行为。此外,英雄史诗还在故事情节、人物形象、结构安排、艺术手法、母题类型和细节描写方面,都具有不同程度的共同性。蒙古族英雄史诗是这样一种特殊的样式。不但我国各地蒙古族史诗有共同性,而且它们与国外蒙古语族人民的英雄史诗,譬如同蒙古国的喀尔喀史诗、西蒙古史诗及俄罗斯的布里亚特史诗和卡尔梅克史诗之间也存在着一定的共同性。

  在我国各地蒙古族史诗中,巴尔虎史诗很丰富,而且有相当的代表性。在这里,我准备就巴尔虎英雄史诗的一些问题做个初步探讨。

  一、巴尔虎英雄史诗的分类和各类之间的关系

  在我国现已搜集到的蒙古族英雄史诗中,内蒙古呼伦贝尔盟巴尔虎地区发掘的作品最多。在1962年夏天,我和祁连休先生去那里调查,我们只用一个月的时间,便记录了11部史诗的22种异文。在我们去调查以前,甘珠尔扎布同志发表过这个地区的史诗《英雄古那干》和《智勇的王子喜热图》[5]。1962年,道仁嘎同志也去巴尔虎地区调查,搜集到一批史诗。

  英雄史诗在巴尔虎地区流传很广。在陈巴尔虎旗、新巴尔虎右旗和新巴尔虎左旗,不论到哪一个牧民居点,都有一些会讲史诗的人。巴尔虎没有职业的讲述者或民间艺人,然而普通牧民就会讲各种英雄史诗。讲述者有男、有女,有老年人和青年人。他们讲唱史诗都有一定的曲调,但不用任何乐器伴奏,不像扎鲁特、科尔沁地区那样讲唱史诗用四胡或马头琴伴奏,也不像卡尔梅克的“江格尔奇”一样用“陶卜舒儿”琴。现在,我国新疆各地讲《江格尔》和其他史诗,也和巴尔虎地区一样不用任何乐器J。蒙古书面语中,把史诗叫“陶兀里”,但巴尔虎地区人民不叫“陶兀里”。他们讲史诗有说唱调,因此把史诗叫做“带曲调的故事”,有时也叫“长篇故事”,以此区别于民间故事。

  按照巴尔虎史诗的故事情节,可以把它们归纳为如下四大类:

  第一,描写英雄人物远征娶亲的史诗。这是有单一情节发展线索的作品,英雄到远方去娶妻子是史诗的主线,他在途中与敌人交锋是附带性的情节。这类史诗有《巴彦宝力德老人的三个儿子》[6]的三种巴尔虎异文和一种鄂尔多斯异文《阿拉坦希胡尔图汗》[7]以及桑吉德玛[8]讲述的无名史诗。这种史诗在其他地区也有。例如,新疆史诗《英俊的哈尔特布赫》[9]的内容比较复杂,但主要故事情节是描绘英雄到远方去娶妻的经过。下面,我们讲一讲《巴彦宝力德老人的三个儿子》的故事梗概:从前有老两口,他们有三个儿子。老大当了可汗(不如说当了家长),两个兄弟给他修了宫帐,并决定给他娶媳妇。他们准备到遥远的西方去找巴尔苏铁木耳汗,让他把女儿布尔玛杨俊嫁给老大。出发以前,老二希林嘎拉珠去请北方的查干太师占卜,卜者说,当年不能去,因为在路上会遇到各种敌人。希林嘎拉珠听到他的话很生气,回到家便说大师让我们马上去。这样弟兄三人骑着马携带武器走向西方,在路上碰到一个头上乱长着角、胸前只有一只眼睛的小蟒古思。小蟒古思听到勇士去娶布尔玛杨俊,便说他父亲决定给他娶这个姑娘。兄弟三人一怒之下,顺手砍掉了小蟒古思头上的角,正要挖掉他那只独眼时,小蟒古思逃走了。三人往前赶路,小蟒古思的父亲大蟒古思前来和他们厮杀,希林嘎拉珠勇敢战斗打死了敌人。他们又往前走,遇到了巴尔苏铁木耳汗。可汗不同意女儿出嫁,他放了大烟雾后,跳上自己的马往家奔驰。弟兄三人走了三天才冲出烟雾,追到家里抓到了可汗。把他压倒在地,在他们的威胁下,可汗答应嫁女儿,便设宴招待。各种异文大同小异,这里不一一介绍了。

  第二,描写英雄人物战胜掠夺者的史诗,也就是描述一次英雄事迹的史诗。巴尔虎英雄史诗《英雄希林嘎拉珠》[10]、《英雄古那干》、《陶干希尔门汗》[11]、《英武的阿布拉尔图汗》[12]和《阿贵乌兰汗》(《阿拉坦嘎鲁》的四种异文)¨引,是属于这种有单一情节发展线索的作品。在各地发掘的蒙古史诗中,这类作品最多。我们试以《陶干希尔门汗》为例:从前有个铁木耳嘎尔迪汗,他的儿子叫陶干希尔门汗。陶干希尔门汗有个非常美丽的妻子,名叫阿拉坦希胡尔。离他们很远的东北方向,住着一个15头的安达赉沙拉蟒古思。它发现阿拉坦希胡尔后,便派一名手下的蟒古思在夜间睡觉的时候去把她偷来。安达赉沙拉企图霸占她。可汗早晨起来后,发现妻子不见了。他请北山上的卜者占卜,卜者告诉问蟒古思抓走他妻子。可汗回家后,骑着战马,穿上战袍、战靴,带着弓箭和宝刀,前往东北方征讨蟒古思。在战马的帮助下,他越过天险,跨过大河,奔向蟒古思的地方。他见到一个蟒古思,向他问安达赉沙拉蟒古思的住处。问完了把他砍死,接着赶到安达赉沙拉蟒古思的家,见到了自己的妻子。两人见面后大哭。妻子告诉他蟒古思打猎的地点,陶干希尔门汗找到蟒古思后,猛勇奋战,终于消灭蟒古思,带着妻子回家去过着幸福生活。其他史诗也都这样描写了某英雄与抢夺他妻子或牲畜的蟒古思(或某可汗)之间的斗争。其中《英雄希林嘎拉珠》里,萨力汗浩日蟒古思来偷走的不是英雄的妻子,而是他的弟弟、妹妹和战马。这部史诗在国内外已有六种异文,有的异文中说布尔玛杨俊是希林嘎拉珠的妻子。鉴于国内外学者对这部史诗比较熟悉,我就不多谈了。

  第三,描写英雄人物远征娶亲及回家后消灭乘虚入侵之敌的事迹的史诗。这类两种不同线索发展的史诗,有《珠盖米吉德夫》[14]、《智勇的王子喜热图》、《阿拉坦曾布莫尔根夫》[15]和呼伦贝尔盟布利亚特史诗《十五岁的阿尔泰孙布尔博克多夫》[16]。寸戈国卫拉特史诗《古南哈尔》[17]和《胡德尔阿尔泰汗》[18],也属于这类作品。例如,《珠盖米吉德夫》的故事梗概是这样的:珠盖米吉德夫骑着骏马去远方的西南洲,要娶乌兰罗布桑汗的女儿乌仁高娃。可是乌兰罗布桑汗夫妇有意刁难。但英雄经过艰苦奋斗打死了凶暴的凤凰,战胜了天上的名摔跤手,并抓来了外海岸上的淘气的银合马,因而娶了乌仁高娃。当英雄带着妻子回到家乡时,家乡遭到了安达赉沙拉蟒古思的破坏,父母及牲畜已被赶走。夫妻二人去找蟒古思报仇。乌仁高娃变成一个贫苦的妇女到蟒古思家去,给蟒古思放牛犊,暗中谋划营救出公公、婆婆的办法。珠盖米吉德夫在妻子的配合下消灭了蟒古思,救出了父母。夫妻二人带着两位老人,赶着自己的牛马,回到家乡,过着幸福的生活。第三类史诗的后半部都相似,多数情况下前半部亦相似。但这部史诗的前半部与其余史诗不同。其余史诗里,英雄通过“好汉三项比赛”,即赛马、射箭和摔跤,战胜情敌而娶妻。这里除摔跤外,还完成了两项艰巨任务。

  第四,描写英雄人物前后两次战胜两个不同的掠夺者的史诗。如《阿拉坦嘎鲁布》[19]和《英雄古那干》的几种异文[20],就是这种史诗。

  在这四类英雄史诗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也就是在它们之间有继承和发展的关系。第一二类史诗的那种情节产生得最早。反映英雄到远方去通过自己的勇敢行为战胜情敌而娶妻和英雄镇压吃人的凶残势力蟒古思的史诗,可能产生于前阶级阶段上。当然,我这里说的是最早期的史诗有过这种情节,并不是说我们在前面所举的现有第一二类史诗,都产生于阶级社会之前。对现有的那些史诗,必须做具体分析。英雄史诗《巴彦宝力德老人的三个儿子》的几种异文,较多的保留着早期史诗的基本面貌。尽管有不少后期因素,但和其他史诗比较,这算是最早的作品。这是反映氏族社会生活的带有神话色彩的史诗。它保留着原始社会抢婚的风俗习惯。这就是这部史诗的可贵之处。它对蒙古史诗的研究,提供了很有价值的资料。不过,这部史诗,仍然有一些后加的东西。譬如出发以前算卦的那段描写,不像萨满教的占卜,而带有浓厚的喇嘛教色彩。还有布尔玛杨俊这个名字,也是喇嘛教传播到蒙古地方后起的藏语人名。此外,《英雄古那干》和《阿贵乌兰汗》也属于较早的作品。但前者有当代人加工的部分和现代化的语言。《英雄希林嘎拉珠》中关于佛爷那段描写,是近几百年来出现的事情。不过这不是当代人加工的东西,早在1908年出版的《阿白黑林嘎拉珠》[21]中,也有同样的部分。

  第三类史诗产生得比前两类晚些。这类史诗的两个情节,可能是在第一二类史诗的基础上发展的。但这不是简单的拼凑,而后人把前两类史诗的情节有机地联系起来,并把它们与当时的社会现实结合而创作出另一类独立的史诗。第三类史诗的第一个情节是改变第一类史诗而来的。二者都描写了英雄娶妻子的事迹。在改变的时候,删掉了第一类史诗中的英雄到远方去的路上所进行的一些战斗,突出了英雄通过自己的勇敢行为战胜情敌的部分。这与社会生活的变化有关,在这里那种野蛮的抢婚现象,已经被较文明的“好汉三项比赛”代替了。第三类史诗的第二个情节,是与第二类史诗有密切联系。它们都描写了英雄与蟒古思的斗争。第二类史诗最初反映的是阶级社会前的部落之间的掠夺战争。这里蟒古思进攻的目的是为了抢劫妇女。可是,在第三类史诗中就有了家奴。这里蟒古思掠夺妇女和牲畜外,还往往把英雄的父母抓去当家奴。第三类史诗是有了家奴以后形成的。所以,作者把蟒古思进攻的目的改变了。这样随着社会生活和阶级关系的变化,英雄史诗的内容也在不断地变化。、第四类史诗的两个情节,是由第二类史诗和第三类史诗的后半部所组成的。这样说有什么根据呢?我们对照一些作品看一看。现有英雄史诗《阿拉坦嘎鲁》的五种异文,其中除宝尼讲的异文外,其余四种都是第二类史诗。这四种异文的内容与宝尼讲的异文的前半部基本上相同。据各方面情况看,这四种异文是原有的较完整的第二类史诗。它们绝不是宝尼讲的那种史诗的后半部被忘记而剩下的部分。相反,宝尼讲的异文的前半部是由这种第二类史诗改变而成的。我们再看宝尼讲的《阿拉坦嘎鲁布》的后半部。它的故事梗概如下:阿拉坦嘎鲁消灭安达赉沙拉蟒古思回来,发现他的家乡和宫殿变成废墟。他看到妻子留下的信,才知道阿拉其哈拉蟒古思来进攻,并抓走他的妻子和父母,赶走了牲畜。阿拉坦嘎鲁去向蟒古思报仇。他进蟒古思占据区时,变成一个骑着两岁劣马、身上长满癞的小孩。他在路上见到自己的放牧人都变成蟒古思的奴隶,他们还在怀念阿拉坦嘎鲁布。他的父母也做了蟒古思的家奴,给蟒古思捡粪和挑水。见到蟒古思后,他说自己是找骆驼走遍天下的人。蟒古思问他关于阿拉坦嘎鲁的消息。他说阿拉坦嘎鲁早已被安达赉沙拉打死,因而使蟒古思得意忘形。这样,他便见到了妻子和父母,了解到消灭蟒古思的方法。他先消灭蟒古思的几个灵魂,接着消灭其肉体,最后还打死了蟒古思的妖婆和儿子。这种情节与第三类史诗的后半部相同。第三类史诗《阿拉坦曾布莫尔根夫》的第二个情节也是如此。英雄到远方娶妻子回来时,家乡变成废墟。在宫殿的旧迹上看到一封信,他才知道他的家乡遭到安达赉沙拉蟒古思的破坏,父母和牲畜被蟒古思赶走。接着阿拉坦曾布去追蟒古思。在路上他的变身和所遇到的情况以及在父母的帮助下消灭蟒古思的过程,与《阿拉坦嘎鲁》大同小异。第三类史诗《珠盖米吉德夫》和《智勇的王子喜热图》的后半部的基本内容也和它们差不多。除此之外,《英雄古那干》有四种异文,其中的三个也是第四类史诗。这三种异文的主要情节类似于宝尼讲的《阿拉坦嘎鲁布》。可是,这部史诗的第四种异文,属于第二类史诗。这一种异文的内容与其余三种异文的前半部基本上符合。这种情况,也可以证明我们的结论的正确性。第四类史诗,是由第二类史诗和第三类史诗的后半部合并而成的。这类史诗的形成比其余三类晚。甚至它不一定是在英雄史诗时代形成的,但它也可以成为独立的一类史诗。这种情况说明,在史诗的长期演变过程中,也可以出现新形式的作品。

文章来源:《文学遗产》1981年第l期

仁钦道尔吉   研究员 我所老学者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蒙古族文学的相关文章
· 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传》汉译本系列丛书出版
· 论《江格尔》中蒙古族民间歌谣
· 前后草原小说中的人物形象分析
· [贾木查]史诗《江格尔》研究新进展
· [邢莉]蒙古族与藏族的天体神话与天神信仰
作者仁钦道尔吉的相关文章
· 《蒙古口头文学论集》
· 新高潮、新亮点、新趋向
· 《蒙古英雄史诗大系》(卷一)
· The Collection of th
· 《珠盖米吉德 胡德尔阿尔泰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