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叶岩吉]满族神话及其发展
发布日期:2011-08-31  作者:稻叶岩吉(日)
打印文章

  一

  研究历史的人经常会听到这样一些问题:“神话时代和历史时代的界限是什么?譬如在日本,神代和人皇的区别是什么?”这个问题提出来容易,实际上却很难回答。我的朋友,大家所熟悉的日本历史大师黑板博士却作出了非常巧妙的答复。他反问那些提出上述问题的人们:“白昼与黑夜的界限是什么?”黑板博士说,只有根据气象报道才能准确判断出白昼与黑夜的界限是几点几分,但是在平时,人们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白昼已经变成黑夜,或者黑夜变成了白昼。日本的神代和人皇的界限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很难准确界定二者的界限。我们划分神代和人皇只是为了便于研究而已。

  笔者所探讨的神话和历史的界限也正如黑板博士所说明的那样,我们很难断定哪一段属于神话,又从什么时候开始步入历史时代,我们的划分也只能是为了研究的方便。神话精神也不仅仅是神话时代诸神所独有,而是现代历史中也充满着神话精神。正是神话创造着所谓的历史。而我们却很难认同历史是神话的发展的观点。在日本的民众生活中包含着诸多神话因素是用不着多说的。我虽然并不准备就此提出历史就是神话或神话就是历史,但是我认为它们是人类天生的或后天的思想的发展。在这一点上,我们绝对不能忽视各民族的神话,反而要高度重视各民族的神话。

  二

  满族虽然历史悠久,但是早期的时候并没有文字记录的国家历史(作者当时在伪满洲国,因此此处的“国家”指“清朝”或“满洲国”,我们应该批评地对待这个“国家历史”——译者),只是到了渤海国时代才有了文字记录的历史。而在渤海以前的肃慎、扶馀等古代部落两千多年的历史却是没有文字的,就拿有文字记录历史的渤海国时代而言,遗憾的是没有历史文献保存到现在。相当于渤海国时代的日本,有一位叫大江匡房的学者写了一本叫《江谈抄》的书,书中记录了一两个渤海字。《江谈抄》一书,可能是大江匡房生活的时代,渤海国的使者到日本,大江匡房与使者对话的基础上写成的。随着渤海研究,在原来渤海国的都城宁古塔附近出土了一些不同于汉字的文字,虽然这些考古发现引起了这种文字可能是古代渤海国的文字的联想,但是我们却无法确认出土的就是渤海文字。因此,我们还没有见到过用渤海国的文字记录的渤海国的历史。其次是,契丹即辽朝在满族现在的领土上活动过。众所周知,在奉天博物馆(今沈阳博物馆)藏有契丹碑文,显然是用契丹文写的很美的文章。可是我却一点都读不懂。不过,目前虽然还不能解读这些契丹碑文,但是能够搜集到如此多的资料,总算是学术上的一大进步。在中国,宋元之际成书的《书史会要》只收入了四个契丹字。而今天,契丹文已经增加到几千字。将来,这些契丹文完全被解读出来的时候,我们的学术研究会获得一批非常丰富的文献资料。再次,到了金代,有了女真文并在各地发现了女真文碑文。在朝鲜两处,在中国一处,在满洲国两处,发现了女真文碑文。女真文与契丹文不同,能够读出几分来。但是,遗憾的是用女真文记录的历史书籍连一本都没有遗留下来。据文献记载,古代朝鲜曾经把诸如《十二诸国记》等女真文写的历史书当作教科书来使用过。可是今天,包括史书在内的所有女真文的文献都未能遗留下来。因此,可以说满族先民用自己民族文字记录的历史没有流传到后世。不过,民族文字和文字记录的历史的消亡,并不意味着一个民族的思想和语言的消亡。在日本,远古的时候也并没有文字,而《古事记》、《日本事记》所记的都是那个时代的历史,都是后来的人根据口头传统记录了古代的历史。在没有文字的地方,反而人们的记忆力异常发达,而所谓的古代神话就是依靠人们的记忆力流传下来的。满族先民虽然没有留下民族文字和国家历史,但是我们并不能据此断定满族没有古代神话流传。值得庆幸的是勤于笔耕的汉族在他们的文献中记录下了满族最古老的神话,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汉族学者在记录满族古代神话的过程中肯定了满族神话的价值。

  三

  在后汉·王充的《论衡·吉验篇》中记载了扶馀神话,这是保存至今的满族最古老的文献神话。在扶馀神话的基础上演化出种种神话类型。我今天所谈的扶馀神话只限制在创始开国神话类型,而民间流传的其它神话类型则留作另文再谈。

  扶馀的开国神话由于《论衡》的记录,晋代《三国志》、《魏书·扶馀传》中都有了大同小异的记载。《论衡》记载道:

  北夷橐离国王,侍婢,有娠,王欲杀之。婢对曰:有气,大如鸡子,从天而下我,故有娠。后产子,捐于猪溷中,猪以口气嘘之,不死;复从置于马栏中,马复以口气嘘之,不死。王疑以为天子,令起母收而畜之,名东明,令牧马牛。东明善射,王恐夺其国也。东明走南,至掩滤水,以弓击水,鱼龟浮为桥,东明得渡,鱼龟解散,追兵不得渡。因王扶馀。

  根据这个神话,古代曾经有过橐离国。那么橐离在今天的何处呢?内藤博士认为橐离就是“达斡尔”,古代橐离国指的是黑龙江上游的地方。我也赞同内藤博士的观点。橐离国的侍婢无故怀孕,国王认为侍婢行为不端,要杀她。侍婢对国王说:“有一种灵气,大如鸡子,从天而降,我受灵气而怀孕。”国王听了之后,允许侍婢生下她的孩子。但是由于孩子是异常怀孕的,因此国王依次把婴儿弃于猪圈和马栏中,企图让猪吃掉和让马践踏,但是猪和马都出乎意料地保护了婴儿。国王认为这孩子是“天子”,因此命侍婢收其孩子抚养长大,并取名东明,让东明放牛牧马。可是东明善射,引起国王的不安,于是国王决定杀东明。东明逃到“扶馀”地方,成了扶馀王。该神话有几点值得注意:第一,怀孕的女子不是国王的夫人,而是一个普通的侍婢。第二,所谓的“有气大如鸡子”指的是中国古代的感生神话。无论是尧舜还是其他古代帝王都是感生而非平凡身世。侍婢感天之灵气而生东明,就是感生神话。第三,神话中出现了东明这个名字,并说东明善射,又东明逃到南方去。我们应该注意这些情节。与扶馀并存的沃沮、挹娄、乌桓、鲜卑等古代民族中却没有发现类似的感生神话。

文章来源:民族艺术 199902 页号:154~160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北方民族文学的相关文章
· 草原艺术学理建构的观念、方法及意义
· 花帽与木卡姆的旷世奇缘
· 新疆对四民族民间长诗进行大盘点
· 崇尚自然:满族尼玛察氏的“野祭”仪式
· 我国古代突厥文研究六十年概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