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频道 → 口头传统研究学术源流

[林岗]荷马问题:一个西方学术史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1-08-25  作者:林岗
打印文章

【内容提要】西方人对荷马的追索,在史诗写定之前就存在。那时荷马几乎就是“行吟诗人”的代名词,其后质疑之声渐起,遂形成了尖锐的对立。由于“荷马问题”在西方古典学中的核心地位,促使历代学者寻找求解的方案。美国学者帕里、洛德凭着敏锐的学术嗅觉,及时转向田野调查,以活材料与文献互证,做出了杰出的学术贡献。本文从学术史的角度,回顾了这个西方的故事,并给予简要的评论。

【关 键 词】荷马问题;史诗;口述传统;帕里-洛德

  [中图分类号]I106.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0890(2008)04-068-06

  西方古典研究学者在上个世纪对其文学的源头——史诗——的研究取得突破性的重要进展。由帕里(Milman Parry,1902-1935)和洛德(Albert Bates Lord,1912-1991)所开创的口述传统的研究如今被称为“帕里—洛德理论”,它解决了困惑西方古典研究数个世纪的所谓“荷马问题”(Homeric problem)①。史诗的作者例如荷马(Home)也不再被视为一个或几个天才诗人,史诗被证明是广泛存在的口述传统的产物。不但欧洲、近东,甚至中亚、南亚、非洲的广袤大陆,都曾存在传唱史诗的习俗。荷马史诗只不过是在诸文明发展演变历程中产生较早、影响最大、艺术水准最高的史诗。例如,古巴比伦就有《吉尔加美什》,德国有《尼伯龙根之歌》,英格兰有《贝奥武甫》,印度有《罗摩耶纳》和《摩诃婆罗多》,中国非汉语区有《格萨尔》、《江格尔》等史诗。这些史诗基本上是该文化文字与书写技术成熟之前或略早时期的产物,它们属于文字和书写世界之外的文学活动。这些文学活动,从创编、演唱、传承组成了一个自成一体的传统,通常称之为口述传统。若要理解史诗的起源和真实面貌就必须深入到孕育它的那个口述传统之中。不过,“荷马问题”的终结并不意味着史诗与口述传统之间关系的探讨的终结。相反,正是由于“荷马问题”的解决引申出一系列具有延展性的问题。比如:到底什么是“口述传统”(Oral tradition)?是所有口头活动均可以称作口述传统还是特别与史诗吟唱有关的口头活动称作口述传统?又如,口述传统的民间性到底如何理解?是所有的口头活动一定就是民间的吗?还有,假如口述传统是具有普遍性的民间口头活动,何以在某些文化里它孕育了史诗这样的“雄篇巨制”而在另一些文化里则不见其踪影?学术研究的进展常常就是这样,一个问题的解决引来了对更多相关问题的疑问。这种引申疑问的产生并不证明先在问题的解决有何不妥,相反恰好证明先在问题的解决是一个成功的范例。因为后来疑问的产生源自对先在理论的推广应用,而在推广应用中悟其不足,进而萌发了新的疑问。

  希腊人眼里的荷马

  置于荷马名下的希腊两大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现今看到最古老的希腊文本,是纪元前3到前2世纪由亚历山大里亚的学者整理、编定的文本,每部均是24卷。这个定本也是根据更早的流传文本,据说是纪元前6世纪当时的希腊僭主庇希特拉图命人从行吟诗人口中记录下来的最早文字本②。《伊利亚特》有15693行,《奥德赛》略短一些,也有12110行。与今天能够读到的史诗相比,不算最长,但是结构的完整性、主题的鲜明和深刻、叙述故事的艺术精巧,均属无与伦比,达到极高的艺术水准。史诗所表现出来的智慧、洞见和旷世叙述才华,均远超出人们对文明初露曙光时代人类所具有的才华的合理推测之上。也正是鉴于这一点,马克思才煞费苦心提出所谓艺术生产不平衡规律来解释希腊史诗之所以不可企及的原因③。再者,文字产生以后,人们秉持根深蒂固的观念:任何文本皆有作者。文本是一个从无产生出来的有,这个创造物一定存在一个它的缔造者。恰如神创造世界万物,其实神也有一个名字,以色列子民呼作elohim,英译称作yahweh或yehowah(耶和华)④。执着于作者的观念,惊异于史诗的艺文水准,那个署名于史诗作者之列的荷马是谁,是否确有其人,他的生存年代、出生地和两部史诗究竟如何形成,便成为了欧洲古典研究史上的“荷马问题”。荷马问题众说迭出,争论甚多,乃是因为它是解史诗者绕不过去而需要不断追问,并且是涉及到文学起源的首要问题。有意思的是循着荷马是谁的作者追问的思路,这个“荷马问题”竟然成了千古疑团。因为史料湮灭,人各一词,直到十九世纪西方史诗研究依然未能给出令人信服的解答。但是这个看似无解的追问终于导致上个世纪西方古典学的重大学术突破。人文学术的推进竟然是这样,不尽合理的问题设置竟然导致合理的解答。

  所谓问题设置本身的不尽合理是指假如从寻求事实真相的眼光看,可靠资料所能解答的部分微不足道。如果荷马是一位文本意义的作者,那我们今天所知与希罗多德(前484-前430)、修昔底德(约前471-约前400)、苏格拉底(前469-前399)、柏拉图(前427-前347)、亚里士多德(前384-前322)时代的所知并没有什么两样。他们是最早谈论过荷马的希腊人。他们的关于荷马的说法各有出入,但都把荷马当作文本意义上的作者,是一个名字叫荷马的人写下了《伊利亚特》和《奥德赛》,荷马是最早的“诗人”。希罗多德明确说过“荷马的时代比之我们的时代不会早过四百年”,是他把“希腊诸神的家世教给希腊人”⑤。而且他把荷马与赫西俄德并列,当成相同或相近年代的诗人。那荷马就应当是生活在公元前850年左右。据历史学者的意见,赫西俄德约生活于公元前8世纪初叶⑥。修昔底德认为荷马当生活在“特洛伊战争以后很久”,但没有明确指出荷马的生活年代⑦。公元前1120左右,迈锡尼文明彻底衰朽沉沦,进入希腊历史的所谓“黑暗时期”(Dark Age),而一般相信特洛伊战争发生在“黑暗时期”之前。那特洛伊战争以后很久云云,也当有数个世纪了。柏拉图在他那本以诗人和哲学家争辩为主要线索的《理想国》里,多次提到荷马。除了他借苏格拉底之口指责荷马败坏教育和道德的部分之外,柏拉图是高度认可荷马的诗歌才华的。他借苏格拉底之口称,“荷马那里有许多东西值得我们赞美”;⑧又说“荷马的确是最高明的诗人和第一位悲剧家。”⑨柏拉图大概是受了希罗多德的影响,常常把赫西俄德与荷马相提并论⑩,似乎是以为两人生活年代相近。苏格拉底还提到一个传说,荷马有一位朋友叫克瑞奥菲鲁斯,他在荷马活着的时候就否定荷马的才华(11)。在苏格拉底的眼里,正是因为荷马只有才华而缺乏美德,故而在生的时候,“颠沛流离,卖唱为生”(12)。亚里士多德对荷马没有他的老师那种源自哲学对诗的偏见,他称赞荷马是一个天才的作者。他说,“荷马是值得称赞的,理由很多,特别因为在史诗诗人中唯有他知道一个史诗诗人应当怎么样作。”(13)又说,“唯有荷马的天赋的才能,如我们所说的,高人一等”(14)。上述所提到的资料基本上囊括了古希腊时期人们对荷马的认知。综合约有如下数端:荷马历史上实有其人,生活在公元前9世纪左右;他写作了荷马史诗;并且沿城卖唱,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行吟诗人”。古希腊时代对荷马的认知并没有提到确凿的证据,根据的都是代代相传的传说。

文章来源:文化遗产 2008年第4期 第68~73页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中国史诗的相关文章
· 第四期IEL国际史诗学与口头传统研究讲习
· 史诗与口头传统的当代困境与机遇——访朝戈
· 苗族“格萨尔王传”面世 只在葬礼上唱诵
· 《格萨尔王传》汉译本系列丛书近日由高等教
· [杨恩洪]雪域诗圣——忆格萨尔说唱艺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