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方阵 → 民族文学理论文学史写作

[毛巧晖]贾芝与民间文学
发布日期:2011-02-11  作者:毛巧晖 史晋奎
打印文章

  毛巧晖1 史晋奎2

  (山西师范大学 文学院,山西 临汾041004)

  摘要:贾芝从延安时期受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影响,开始从事民间文学,后来一直在《讲话》精神的指引下从事民间文学的组织和研究工作。他在民间文学研究机构的建设和保存、民间文学理论、学科建设、学术研究的组织和管理以及中外民间文学交流中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关键词:贾芝 民间文学 《讲话》精神

  中国分类号:I20 文献标识码:A

  贾芝,1913年12月出生于山西省襄汾县。我国著名的民间文艺学家、民俗学家。现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歌谣集成》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从1950年开始任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的秘书组组长,负责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日常工作,开始了在民间文学这块土地上长达五十余年的辛勤耕耘。

  一 由象征派诗人转向民间

  ——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的影响

  贾芝先生从中学时期就热心于诗歌创作。大学期间是他诗歌创作的活跃时期。他与台湾已故著名诗人覃子豪、朱锡侯、周麟、沈毅五人组成了“泉社”诗社。1935年,贾芝以“泉社”的名义出版了《水磨集》,该诗集中许多篇章象征意味较浓。他还参加了以北大学生为主组织的学生诗社,在朱光潜教授的指导下进行创作,并在朱光潜主编的《文学杂志》和戴望舒主编的《新诗》上发表诗作。这样一个文学青年后来一直从事民间文学研究,影响他选择的因素诸多,但决定性的则是《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下简称《讲话》)。

  1938年,他西北联大毕业后到了延安。在延安他是作为知识分子加入到革命队伍。他所受的教育,使他初到延安时关注的是上层文化,这从他1942年的读书计划(1942年计划:1、写诗。2、读名著。3、读外国文。夜间读诗;下午读名著;上午读法文、翻译;晚饭写读俄文)可知。但是他在延安的生活又让他不得不反思自己的创作,他在的日记中写到“我觉着我们诗体所能包括的主题太狭小了,有许多的主题等我们写呢。……我的精神用在诗上。”(1942年1月10日)“我正走在不能确定的路上,我应该写许多的主题,但是我还没有开出属于我自己的某一个境地,这使我很苦恼。”(1942年3月2日)可见他当时仍主要是创作诗歌,而且意识到了创作与生活的脱离。这就从主观上为他转向民间奠定了基础。客观上,从20世纪初至30年代关注“民间”氛围的影响。他是那个时代成长起来的知识分子,脱离不了那个时代的社会环境。笔者访谈贾芝先生时,他提到了在北京上学时北大征集歌谣的事情。但贾芝转向民间最直接的推动力是《讲话》。他在日记中写道:“今天的作品,一定要以工农兵的生活为内容,以工农兵为读者,离开了这一关,没有更宽阔的路。我是曾经在诗的道路上摸索到这点的,但是我还未明确地肯定过,我还没有在写作上走出自己的路来。我写得太少。正确是从错误中来的,想一下出来就是不错的,没有这事,而我竟如此想了。以后一定要多写,研究生活,去熟悉我所不熟悉的生活,改变我这人和诗。”(1942年7月31日)从这之后他改变了自己的方向。

  人只有是历史的时候才是现实的,我们不能脱离当时历史条件谈论他。当时的民间文学,是

  “民间”概念在延安地方政权中体制化之后的文学表现。正如洪长泰(Chang Tai-hung)所说, “按照《讲话》的精神,共产党首次把利用民间文艺的策略与党建理论结合起来,提出了放弃模仿外来形式、继承民族形式的观点,对文化政策做了较大的调整。”[1](p148)在民间文学中,出现了中国共产党、知识分子和农民三层关系,知识分子在党的引导下透视和反映民众生活,与“五四”时期民间文学注重社会价值与学术价值不同,这一时期的民间文学更注重的是政治价值。因此这一时期进入民间文学研究领域的贾芝,也是处于这三种关系的互动之中。他遵循《讲话》“我们的艺术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2]的精神,运用劳动人民语言创作,先后在《文艺战线》、《诗刊》、《中国文化》、《解放日报》等刊物和报纸发表诗歌多首。以《拦牛》(通过描写李有福拦牛的劳动场景,抒发了对拦牛这一普通的农村劳动的赞美之情,表达了他对劳动的热爱。)和《抗日骑兵队》(歌颂了蒙古族英勇的骑兵队,赞美了蒙古族人民抗日的英勇精神)为代表,运用民众熟悉的民间文学形式宣传党的政策。另外就是下乡采风,体验工厂生活,并参加到盛极一时的秧歌运动,他当时的唯一理想和决心“就是到群众中去,从事文学创作……”。他用陕北方言以及信天游的形式创作,如:《人民的心意到火线——劳军鞋》,这一诗篇歌颂了陕北妇女以苦为乐,为抗日做贡献的精神。

  他的立场是党的宣传者,但是也不排除他对民间文学的兴趣。他感动于民众文学的精彩与真实,用民间文学形式进行创作。在那个特殊时期,他的作品可以归属到民间文学领域,因为在延安时期的民间文学有自身的特征。对于贾芝本人而言,从此走上了研究民间文学的道路,正如他说的这一时期是“建国以后我所以参加了民间文学工作以至坚持至今的最初起点。” [3](p53)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作者提供)

毛巧晖   副研究员 北方民族文学研究室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学术史的相关文章
· 从时间、空间、语言三个向度拓展现代文学史
· “让文学史真正成为文学自身的历史”
· 文学史的刻度与坐标
· 哈斯宝:痴迷“红楼”终不悔
· [王杰文]“传统”研究的研究传统
作者毛巧晖的相关文章
· 二十世纪民俗学视野下“民间”的流变
· [毛巧晖]民间文学与作家文学
· [毛巧晖]新秧歌运动:民间文学进入主流的
· [毛巧晖]新秧歌里的“民间”
· [毛巧晖]章太炎的民间文学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