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会莹]北方“天空大战”神话的时空哲学
──满族创世神话原型解读
发布日期:2011-01-05  作者:王会莹
打印文章

  [内容提要]本文采用了原型批评理论对满族创世神话进行了剖析,认为太阳、一日四时、四季交替等时空原型在神话中阿布卡赫赫等三女神和恶神耶鲁里的身上得到了隐喻的体现,并指出了太阳神阿布卡赫赫的三位一体的混同原型意义与满族先民在当时的自然条件、地理环境下发展形成的原始思维有关。因此,通过满族创世神话的解读,我们可以了解到满族先民们最原始的时空观。

  “天空大战”创世神话是颇具北方民族特色的创世神话的重要组成部分,最早流传于满族先民女真人氏族部落之中,神话中全面保留了生息于我国北方地域的远古先民开拓与战胜自然、创造和建设生活的思想轨迹,反映了人类童年时代的理想和愿望,以及他们的幼稚的宇宙观和生存观,神话中也对北方的地理、天象和客观自然力及至生命的起源、生物的生存哲理等都做出了朴素而稚气的解释,反映了满族先民的原始心理,同时从中也可以管窥到神话中孕育的哲学胚胎、内涵的时空哲学的底蕴。

  恩斯特·卡西尔在《人论》中曾说过:“按照赫拉克利特的说法,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超越它的尺度,——而这些尺度就是空间和时间的限制。在神话思想中,空间和时间从未被看作是纯粹的空洞形式,而是被看作统治万物的巨大的神秘力量,它们不仅控制和规定我们凡人的生活,而且还控制和规定了诸神的生活。”①人类由想象发生的一开始总要遵循着某种由自然现象的循环变易所提供的“基型”。因此,“人类一定很早就已意识到了这个事实,他的全部生活都是依赖于某些普遍的宇宙状况的,日月星辰的升落,四季的周而复始——所有这些自然现象都在原始神话中发挥重要作用是众所周知的事实。”②因此,蕴含时空内涵的自然现象往往成为神话中的原型。

  在纷繁复杂、变幻莫测的自然现象中,对满族先民女真人影响最大的当然是太阳,太阳的光热孕育着北方大地上的万事万物,给满族先民们生存和生育的权力,而且太阳的朝升夕落是满族先民们日常起居,生产生活的坐标,是他们藉以建立时间和空间意识的最重要的一种原型,也是引发阴与阳、光明与黑暗、生命与死亡等种种对立的哲学价值观念的原始基型,而太阳这一原始基型在北方创世神话中则是以阿布卡赫赫等三女神和耶鲁里恶神拟人化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所以天空大战神话从原型模式来理解,可以说是以阿布卡赫赫为代表的三女神与恶神耶鲁里之间的关于光明与黑暗、昼与夜、春夏秋冬之间的战争。

  由于太阳是人的天然尺度,满族先民藉此尺度而建立了自身的生活节奏,所以神话时代的人们将得之于太阳落体的主体意识反过来投射在太阳之下,创造了以太阳为原型的女神阿布卡赫赫,“阿布卡”满语是“天”的意思,而不是太阳之意。但在天空大战头腓凌中已被博额德音萨玛确认为东方太阳神。富育光先生又称其对立面耶鲁里为太阳神话之恶神,可见作为善神的阿布卡自然是太阳神了。而阿布卡赫赫又用自身造日,这与中国上古神话《山海经》中的太阳母神羲和何其相似!且女神出世时,在“天水相连处”的水泡里生出阿布卡赫赫,身轻飘浮空宇,“在水珠中可以看到她的七彩神光”,显然这是一幅日出东方水面维妙维肖的图景。因此,可以得出结论:“阿布卡赫赫”的原型即是太阳,阿布卡赫赫的出生正是黎明的象征说明,而阿布卡赫赫“性慈”也正是早晨太阳光温和的拟人化表现。一天之中太阳运行到天顶之际是光明的极点,即是正午,日光充足,热度高,从阿布卡赫赫身上裂生出的卧勒多,性烈如火,司掌明亮,可见卧勒多赫赫是满族先民中午的时空观在神话思维中的体现;而阿布卡赫赫另一裂生妹妹巴那姆赫赫,性酣,嗜睡不醒,没有卧勒多赫赫那么好动不止,而正午过后即是黄昏,也是太阳在天空运行中发光发热能力最弱的时刻,太阳的生命力似乎在衰退,其实是在积蓄新的力量为再次升起做准备。满族原始先民把这一自然现象与自己到傍晚嗜睡的生理现象结合起来,于是便产生了巴那姆赫赫这一女神形象,该女神也就成了时间观念“昏”的生命化体现。这三位女神构成了以太阳运动为主的白昼的原型的神话人物解释。夜对于满族先民在黑暗中要经受多种危险,而敖钦女神变成的耶鲁里恶神更具有黑夜的特征:她邪恶,凶暴,久居黑暗的地下,出现时就搅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黑水横流。可见,她隐喻的代表暗夜的原型了。同时,我们又看到无论是巴那姆、卧勒多女神还是敖钦女神(即后来的耶鲁里)都是直接或间接地从阿布卡赫赫女神身上裂生的,所以四位神所代表的原型意义不是割裂开的,而恰恰统一于太阳这一原型之上。四位女神的创生和斗争的原型意义可以解读为一日之中太阳升起到降落的运行过程,这正是满族先民把时间运行过程寓于神话思维中的结果。

  “太阳是时间的管理者和监守者,它建立、管理、规定并揭示出变迁和带来的一切季节。”③由于一年之中的太阳在原型模式中等同于一日之中运动着的太阳,从这种原型认同中我们又可以看到季节的变化在北方天空大战神话思维中的体现。

  满族先民居住在黑龙江流域,是以渔猎经济为主的游猎民族。《山海经》记载:“幽都之山,黑水出焉。”黑水,《辽史》兼称黑龙江,清初作萨哈连乌拉。黑水流域,其山蜿蜒数千里,丛林大树,遍布山中,因地处北方,冬季大雪皑皑数千里,冰厚逾丈,黑水流域无霜期短,严寒大多持续半年之久,春夏秋季更换更不明显。因此,黑水女真以渔猎为主,而不以农业为主。这样的地理条件、气候条件直接影响着满族先民的时空意识,通过神话思维反映到神话之中,特别是季节观念在神话中的反映。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北方民族文学的相关文章
· 草原艺术学理建构的观念、方法及意义
· 花帽与木卡姆的旷世奇缘
· 新疆对四民族民间长诗进行大盘点
· 崇尚自然:满族尼玛察氏的“野祭”仪式
· 我国古代突厥文研究六十年概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