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多民族兄妹婚神话母题探析
发布日期:2010-12-06  作者:王宪昭
打印文章

标题:中国多民族兄妹婚神话母题探析[①]
                 
【内容摘要】兄妹婚神话是人类起源神话的典型类型之一。这个母题在我国各民族中分布广泛,具有复杂的叙事母题链,形成了相应的叙事结构,蕴藏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兄妹婚神话母题不仅再现了人类早期的婚姻关系、道德理念,而且对人类的日常活动或生活习俗也有一定的解释功能。
【关键词】神话  民族  兄妹婚  母题    
 
    兄妹婚神话母题一般只是与表现婚姻和人类起源主题的神话有关。目前人们一般习惯于把含有兄妹婚母题的神话称为“兄妹婚神话”,实际上所说的兄妹婚神话并不全是以表现兄妹结婚为主题的神话,只是包含了兄妹结婚的情节母题。兄妹婚神话母题在各民族神话中相当普遍,这个母题在斯蒂·汤普森的AT分类中代码为T415。这也是一个世界性的母题,具有丰富的叙事关联和文化内涵。
 
一、兄妹婚神话母题类型与分布
 
兄妹婚神话母题一般设置在人类起源神话之中,兄妹结婚的目的在于繁衍人类。由于民间神话创作和传承对这一母题的普遍认可和接受,使之形成了丰富的类型和广泛分布。
(一)兄妹婚神话的主要类型
在人类起源神话产生和发展过程中,产生了关于人类的许多推测。根据人类产生的形态可以分为自然产生人类、造人类、孕生人类、化生人类、变形产生人类、婚姻生人类、感生人类、再生人类等若干类型。从神话数量与流传地域上看,婚配生人类的神话可以作为人类起源神话的主体,它也包含诸多类型,诸如神与神的婚配生人类、人与神的婚配生人类、人与人的婚配生人类、人与动植物婚配生人类、无生命物婚配生人类等等。兄妹婚母题属于婚姻生人类神话类型中的人与人婚配生人。一般而论,经过婚姻而孕育人类的说法出现较晚,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产生了婚姻形式,并且人们对男女交配的道理已有较为清楚的认识情况下产生的。关于人与人的婚配生人类神话母题又可以分为血缘婚和非血缘婚两大类型,其中血缘婚包括母子婚、父女婚、叔侄婚、兄妹婚、姐弟婚、旁系亲属婚等。兄妹婚婚配生人只是人与人同辈血缘婚配生人中的一个典型母题。有一定数量的神话在表现同辈血缘婚时有时以姐弟婚母题形式出现,这可以作为兄妹婚的一种特殊形式。当然,从内容和形式的不同视角,兄妹婚又可以分为若干类型。在此,从兄妹婚配的背景分析,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1.一般背景下兄妹自然结婚。随着人类自我认识的不断提高,人们在创作神话时逐渐认识到造人、人与动物结婚等出生人类的不合理时,开始从婚姻的角度表现人类的产生,有些神话在叙事中直接拟构出一种兄妹结婚的母题。如流传于河南桐柏一带的汉族神话《盘古开天》说,盘古兄妹结婚后生8个儿子,不到百年皆死,后来兄妹二人就用泥土捏人。苗族神话说,兄妹结婚,生一树,树又生桃、杨树,桃、杨分9种,互为夫妇,遂生花苗、青苗、黑苗、红苗、白苗等。 [1](P386~387)拉祜族神话说,创世的两兄妹学着猴子钻木取火,学着蜘蛛结网纺纱,把火种保留下来煮饭和烧肉,结婚生育了讲不同语言的子女,形成拉祜、佤、哈尼、傣、彝、布朗、汉等民族的祖先。[2](P49) 赫哲族神话《姐弟俩》中则直接把繁衍后代的事情通过姐弟俩结婚来完成。
2.人类再生背景下的兄妹婚。所谓人类再生型神话,就是以叙述人类第二次产生为主体的神话。这类神话的基本叙事环节是,原来世界上已经存在人类,一场世界性的灾难,使这些人类濒临灭亡。在这种背景下一般通过婚姻的方式使人类得以重新繁衍。人类再生的情况非常复杂,包括洪水型人类再生、天塌地陷型人类再生、干旱天(山)火型人类再生、瘟疫型人类再生等等。
从目前我们见到的各类人类再生型神话叙事内容看,约80%属于洪水型人类再生,这些洪水型人类再生神话中,大都把兄妹婚作为核心母题,这类兄妹婚可以称作“洪水型兄妹婚神话”。如青海一带回族神话《伏羲女娲成婚》说,洪水后,逃生的兄妹成婚。撒拉族神话《洪水破天》说,洪水后,圣人奴海夫妇养的4对儿女婚配成4对夫妻。白族神话《吃龙王·造天地•分节气》说,龙王发水后,玉配兄妹成婚。独龙族神话《半边刀壳》说,洪水后,白发老人劝一对不知姓名的兄妹结为夫妻。布依族神话《洪水潮天》说,洪水后,布杰的一对儿女伏哥、羲妹兄妹结婚。在这种类型叙事中往往会出现兄妹的名字,如苗族的相两和相芒兄妹,瑶族和羌族的伏羲兄妹、伏羲女娲兄妹,哈尼族的莫佐佐龙和莫佐佐梭兄妹,拉祜族则有扎底和娜底兄妹,景颇族的昌彪和昌娜兄妹,纳西族则有董和色兄妹,侗族张良兄妹、姜良和姜妹兄妹、丈良和丈美兄妹,布依族伏哥和羲妹兄妹,彝族的阿卜独姆兄妹、娥玛姊弟,怒族的腊普和亚妮兄妹、勒阐和齿阐兄妹,佤族的达赛和牙远兄妹等等。与之相类的还有大量包含姐弟婚母题的神话,如流传于黑龙江青冈县劳动乡的汉族神话《高祖公高祖婆》说,洪水后,姓高的姐弟成婚。满族神话《人的来历》说,洪水后,姐弟结婚繁衍人类。景颇族神话《人类始祖》说,洪水后,姐弟成亲,繁衍人类。羌族神话《造人类》说,洪水后,姐弟婚繁衍人类。藏族神话《洪水泛滥,姐弟成亲》说,洪水后,姐弟结婚,繁衍人类。但洪水型姐弟婚神话出现姐弟名字的情况较为罕见。
3.其他背景下的兄妹结婚。这种类型所设置的兄妹婚发生的背景一般属于特殊人物的安排或个体性特殊原因背景下的兄妹婚。如仡佬族神话《阿力和达勒》说,玉皇让织女把接到天上的仡佬族8个小孩中老七阿力和老八女孩达勒送回到人间,让他们兄妹结婚生下一对胖娃娃,于是仡佬族一代代地传了下来。高山族泰雅人神话某氏族有位美女,因为舍不得家人而与兄长结婚。 [3] 等等。
当然,关于兄妹婚的神话无论内容还是形式都是相当复杂的,由于神话传承或翻译的原因,会出现叙事母题细节或链接的变化或缺失,有明显的地域性、民族性和语系语族的差异性。
(二)兄妹婚神话母题的分布
目前共搜集到含兄妹婚母题的神话455篇,其中北方地区民族7篇,西北地区民族9篇,西南地区民族163篇,华南地区民族90篇,5中东南地区民族101篇,汉族85篇。见表2-1。
 
  表2-1       
中国各民族神话兄妹婚母题分布情况抽样统计表
地区
族名
数量
 
地区
族名
数量
 
地区
族名
数量
北方地区
 
朝鲜族
2
西
 
阿昌族
2
 
布依族
15
达斡尔族
0
白族
21
侗族
19
鄂伦春族
2
布朗族
8
京族
1
鄂温克族
1
傣族
4
黎族
14
赫哲族
0
德昂族
1
毛南族
11
满族
2
独龙族
14
仫佬族
6
蒙古族
0
仡佬族
15
水族
8
西
 
保安族
0
哈尼族
17
土家族
6
东乡族
0
基诺族
7
壮族
10
俄罗斯族
0
景颇族
1
 
高山族
33
哈萨克族
1
拉祜族
11
苗族
39
回族
1
傈僳族
13
畲族
6
柯尔克孜
0
珞巴族
2
瑶族
23
撒拉族
4
门巴族
0
 
汉族
85
塔吉克族
0
纳西族
3
备 注
1.兄妹婚神话母题的神话数量包含神话异文。
2.本表以笔者目前搜集的资料为抽查样本,并非完全统计。
塔塔尔族
0
怒族
15
土族
3
羌族
2
裕固族
0
普米族
2
维吾尔族
0
佤族
2
乌孜别克
0
彝族
19
锡伯族
0
藏族
4
 
从兄妹婚母题数据统计看,兄妹(姐弟)婚母题的分布极为广泛,我国大多数地区都有流传。如甘肃省关于伏羲女娲兄妹结婚的母题分布在东部的平凉、泾川、张家川、天水、徽县、西和、静宁等市县。[②]山东省关于高儿公、高儿婆兄妹婚母题的流传,北部有商河,东部有龙口、招远、牟平、莱阳、崂山、诸城、潍坊;中部有青州、邹平、济南、泰安、东平;东南部有沂水、郯城;南部有枣庄、微山、滕州;西南部有曹县、成武、鄄城、梁山等。[③]黑龙江省一般称高祖公与高祖婆结婚,该母题的分布情况是,北部有加格达奇、黑河、北安;东部有饶河、虎林、密山;南部有绥芬河、牡丹江、宁安、阿城、哈尔滨、呼兰;西部有龙江、林甸;中部有通河、庆安、青冈等地。[④]可见,在叙述婚姻关系的神话中兄妹婚母题占有重要比例。
如果把洪水型人类再生神话作为考察对象,目前共搜集到含兄妹婚母题的神话有200篇。其中北方地区民族7篇,西北地区民族6篇,西南地区民族72篇,华南地区民族41篇,中东南地区民族39篇,汉族35篇。见表2-2。
 
 
表2-2
各民族洪水型人类再生神话兄妹婚母题分布抽样统计表
地区
族名
数量
 
地区
族名
数量
 
地区
族名
数量
北方地区
 
朝鲜族
2
西
 
阿昌族
2
 
布依族
8
达斡尔族
0
白族
4
侗族
7
鄂伦春族
2
布朗族
3
京族
1
鄂温克族
1
傣族
1
黎族
4
赫哲族
0
德昂族
0
毛南族
5
满族
2
独龙族
4
仫佬族
3
蒙古族
0
仡佬族
8
水族
2
西
 
保安族
0
哈尼族
7
土家族
6
东乡族
0
基诺族
0
壮族
5
俄罗斯族
0
景颇族
4
4
高山族
3
哈萨克族
1
拉祜族
5
苗族
19
回族
1
傈僳族
6
畲族
4
柯尔克孜
0
珞巴族
0
瑶族
13
撒拉族
2
门巴族
0
 
汉族
35
塔吉克族
0
纳西族
3
备 注
 
1.兄妹婚神话母题的神话数量包含神话异文。
2.本表以笔者目前搜集的资料为抽查样本,并非完全统计。
塔塔尔族
0
怒族
8
土族
2
羌族
2
裕固族
0
普米族
2
维吾尔族
0
佤族
2
乌孜别克
0
彝族
10
锡伯族
0
藏族
4
 
从上表兄妹婚母题分布情况可以看出,南方地区特别是西南地区含有兄妹婚母题的洪水型人类再生神话数量众多,分布范围很广。以云南为例,自东向西大致有以下市县:东北部的彝良县、昭通市、鲁甸县、泽县;东部的富源县;东南部的广南县、富宁县、文山县;南部的元阳县、红河县、景洪市、勐海县;西南部澜沧县、双江县、沧源县;西部的梁河县、盈江县、腾冲县、永平县;西北部的福贡县;中部的景东县等地,兄妹婚神话母题几乎遍布全省的所有县市。这种情况的出现既与神话产生和生存的土壤有关,也与各民族文化背景、神话交流和传承情况有联系。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作者提供)

王宪昭   副研究员 南方民族文学研究室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神话研究的相关文章
·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与文化研究”项目“中国
· [李光荣]论哈尼族神话的“期待原型”
· 定居的分离对西域神话的影响
· [刘亚虎]神的名义与族群意志——南方民族
· 《山海经》两考
作者王宪昭的相关文章
· [王宪昭]我国非遗研究人才培养面临三大问
· [王宪昭]神话叙事中的民族关系
· [王宪昭]云南少数民族神话当今传承情况
· 民文所青年学术论坛:[王宪昭]小议少数民
· 对我国各民族创世神话分类问题的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