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频道 → 神话研究《山海经》研究

[马昌仪]山海经古图与中国以图叙事传统
发布日期:2008-10-21  作者:马昌仪
打印文章

 
  山海经图与远古的图画 
 
《山海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有图有文的经典,也有人说,《山海经》是先有图、后有文的一部奇书。所惜的是,山海经的古图,在历史的烟尘中佚亡不存了。但曾经存在过的山海经古图,以及与《山海经》同时代的出土文物上的图画,开启了我国古代以图叙事的文化传统。
 
据文献记载,最早提到《山海经》有图的,是东晋学者、训诂学家郭璞(公元276324年)。他在为《山海经》所作的注释和《山海经图赞》(317323年间)[1]中,把他所见到的山海经图称作“畏兽画”。他提到山海经图——“畏兽画”的地方有多处:
 
《西山经》:“有兽焉,其状如禺而长臂,善投,其名曰嚣。”郭注:“亦在畏兽画中,似猕猴投掷也。”
 
《西次四经》:“有兽焉,其名曰〇,是食虎豹,可以御兵。”郭注:“〇亦在畏兽画中,养之辟兵刃也。”
 
《北山经》:“有兽焉,名曰孟槐,可以御凶。”郭注:“辟凶邪气也。亦在畏兽画中。”郭璞《图赞》曰:“孟槐似〇,其豪则赤。列象畏兽,凶邪是辟。”
 
《大荒北经》:“有神衔蛇操蛇,名曰彊良。”郭注:“亦在畏兽画中。”郭璞《图赞》曰:“仡仡强梁,虎头四蹄。妖厉是御,唯鬼咀〇。衔蛇奋猛,畏兽之奇。”
 
此外,在郭璞注文与《图赞》中,还出现“图”、“画”、“像”等文字,指的也是“畏兽画”。如《南山经》:“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〇〇。”郭璞注:“禺似猕猴而大,赤目长尾,今江南山中多有。说者不了此物,名禺作牛字,图亦作牛形,或作猴,皆失之也。”《北次二经》:“有兽焉,名曰狍鸮,是食人。”郭注:“为物贪〇,食人未尽,还害其身,像在夏鼎,《左传》所谓饕餮是也。”其《图赞》曰:“图形妙鼎,是谓不若。”《海外南经》郭氏为羽民国作注:“能飞不能远,卵生,画似仙人也。”《海外南经》郭氏为〇头国作注:“画亦似仙人也。”郭氏为厌火国作注:“言能吐火,画似猕猴而黑色也。”《海外南经》郭氏为离朱作注:“今图作赤鸟。”《海内北经》郭氏为冰夷作注:“画四面各乘灵(云)车,驾二龙。”[2]
 
郭璞所说的“畏兽”指的是那些有辟邪禳灾威力的神与兽。在此,我们不妨借用神话学家饶宗颐对畏兽与畏兽画的界说:
 
 
畏兽谓威(猛)之兽,可以辟除邪魅,祓去不祥……古人图画畏兽,正所以祓除邪魅……《山海经》之为书,多胪列神物。古代畏兽画,赖以保存者几希![3]
 
 
“畏兽画”最鲜明的特征是,具有辟凶邪、御妖厉、辟兵刃的功能,因而带有巫图的性质。古代的畏兽画,赖《山海经》得以保存。
 
晋代另一位曾为《山海经》作《图赞》的是前凉王张骏(公元307346年)。据研究者提供的材料,张氏《图赞》约成书于咸康年间(公元335342年),晚于郭氏《图赞》。今存标明张氏《图赞》者仅两条。[4]
 
晋代还有一位明确记载《山海经》有图,而且名之为山海图者,就是东晋著名诗人陶渊明(公元365372427)。他在《读山海经十三首》的第一首写下了传之千古的名篇:“泛览周王传,流观山海图。俯仰终宇宙,不乐复何如。”这“流观山海图”的诗句不知激励了多少代人,为这山海图苦苦追寻。
 
然而,郭璞、张骏、陶渊明所见过的畏兽画、山海图早已亡佚,不复存在了。但图画山川奇异之物,在我国是有悠久传统的。除了已经亡佚的山海经古图外,20世纪出土的文物中,也不乏这类题材的图画,如:远古的岩画、青铜器上的纹饰、帛画缯书上的怪神畏兽,无不以图画的方式为我们记载了人类原始图画时代的壮观景象,而古代的畏兽画也出现在这些上古的画面中。在这里,我们从考古文物中,选取一些与《山海经》同时代的战国早期漆器上的漆画、战国中期青铜器上的针刻画等等上古图画,加以介绍和比较,或许可以把我们带进祖先的图画世界,领略一下古老的图画时代的风采,并和古代的畏兽作一次面对面的交流。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2008-10-18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口头传统的相关文章
· 关注东北亚史诗传统与神话研究
· 第四期IEL国际史诗学与口头传统研究讲习
· 第四期IEL国际史诗学与口头传统研究讲习
· 1997年弗里教授在中国做田野调查途中
· Oral-Formulaic The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