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被艺术”的文化观照
发布日期:2008-06-19  作者:周菁葆
打印文章

【内容提要】 本文探讨了黎族“龙被艺术”中所蕴含的文化内涵。其中涉及到中国神话中的龙图腾与中国政治的深层结构,追溯了黎族织贝艺术的悠久历史,探讨了黎族先民的生殖崇拜文化,以及“龙被艺术”的工艺价值。

    最近,海南出版社出版了蔡於良先生编著的《黎族织贝珍品·龙被艺术》,其收藏之丰富,印刷之精美,令人耳目一新。

“龙被艺术”不仅展示了许多鲜为人知的黎族文化珍品,把人们带入一个如花似锦、博大精神的民族民间艺术世界,更使人浮想连翩,暇想不已。

    龙,这一神秘而令人惶恐的圣物,活跃在中国文化史上已有八千年以上的历史了。龙是中华民族之精灵,与中华民族伴生。虽然人们津津乐道于自己的民族是“龙的传人”,却很少能解释出龙和自己民族的关系。龙究竟起源于何物?众说纷纭,令人扑朔迷离。

    从龙的生态原型上来看,有人说龙是以蛇为主体和基调。孙依云先生认为“蛇氏族就是龙氏族”[1]。叶玉森先生认为“龙即远古的恐龙”,指出“龙为古代之爬行动物”[2]。

    刘城淮先生认为龙的基本形态与蜥蜴近似[3]。王明达先生认为龙即鳄鱼[4],周勋先生认为龙的原型是扬子鳄[5],顾自力先生认为龙起源于水牛,更进一步指出,龙本是南方民族对水牛的称谓[6]。马世之先生认为龙源于鱼,指出仰韶文化半坡类陶器上所绘之鱼是螭龙的形象[7]。何新先生则认为龙的实体是云,是抽象的旋卷状的云纹等等[8]。诸家学说,纷争不休。

    闻一多先生在《伏羲考》中则指出,龙是由各种动物的特征复合而成的。他说:“龙的主体部分和基调是蛇,后来接受了兽类的四脚、马的头、鹿的角、狗的爪、鱼的鳞和须,……于是便成为我们现在所知道的龙了[9]。”

    从黎族的龙被艺术中,可以看到不少龙的图案,其中有龙马纹图、双龙拱寿图,黄龙升天图,灵芝黄龙图,龙飞凤舞图等等,造型别致,弥足珍贵[10]。

    综观各种龙的图案资料来看,龙的大致定型,在秦汉之际。所谓定型的龙,亦即后汉王符所言的“九似”之物,“角似鹿,头似驼,眼似鬼,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11]。是一种集蛇、鱼、马、蜥蜴、鳄、牛、鹿、猪等动物特点于一身的想象的动物。可以说,它大致集中了各地区灵物崇拜的主要特征,从而神通非凡,为普天下臣民所顶礼膜拜[12]。

    从人类学角度来看,龙是原始社会的一种图腾崇拜。世界上并没有“龙”这种生物,它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社会化和政治化的产物。从《史记·秦始皇本纪》中看,秦始皇被称为“祖龙”。从此,王朝的最统治者皇帝,开始称为“龙”。龙由灵物变为皇权象征,龙的文化内涵也相应发生了一些变化。

    灵物崇拜时期,人们对龙是寄于希望的,龙是人们繁殖生命的象征,是祝颂福寿和生命力繁衍的象征。原始人不了解蛇的冬眠,不了解蛇的蝉脱——假死等现象,希望获得蛇的生命力和神奇本领,于是图腾之,并把自己的祖先追溯于蛇,后衍化于龙。鸡爪的生物性蜕变与再生也是人们希冀和惊羡的,所以被龙采纳。鹿角(茸)也是每次蜕变更新与再生的,古人也积极地采取这一点而赋予龙。

    古人特别崇拜和青睐繁殖生命力强的生物,而鱼在这一方面是得天独厚的。它生产后代生命力强且量大无比,故而受到了古人特殊的景仰与崇拜。古人对繁殖生命力的崇拜在最初的龙——蛇图腾的造型中可见。如最早的龙神——伏羲女娲的造型就是二龙(蛇)交尾或连体状,具有原始的生命崇拜和生殖祈祷意义的,是一种神话思维观念和图现。

原文链接:点击查看>>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民族视界的相关文章
· 大山深处的土家语传承与坚守
· 民族志的诗意表达——评《80后摩梭女达布
· 黎族筒裙人纹图案中的民族文化信息
· 凌纯声和《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
· 毛南族传统文化面临传承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