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方阵 → 民族文学理论文学史写作

中华多民族文学史观下中国文学史之结构
发布日期:2008-07-21  作者:李晓峰
打印文章

内容提要:中国文学的显在的样式”包括各民族文学不同的表达形式、语种、文学样式、不同的传播介质。中国文学的多民族特征表现出 “独享”向“群体共享”的发展趋向和复杂的“独享”、“群体共享”与“部分共享”并存的多重特性。中国文学的“隐性式样”则是制约和影响中国文学精神形成与文学发展历史轨迹的各民族复杂的文化形态和关系。传统文学史写作中线性的历史时序,忽视了共时性的历史空间各民族文学间的影响和融通。文化、语种、文学形态的多样性以及不同民族文学既相互独立、又相互交融并整体推进的特征,是中国文学史结构中四个基本要素。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中华多民族文学史观及相关问题研究”项目编号:07ZBW069)

Abstract: Chinese literature “obviously in style” including various national literature different expression form, language classification, literature style, communication medium.the Chinese literature the multi-ethnic literature characteristic to display “monopolizing” to approach “the community shares” the development trend and complex “monopolizing”, “the community shares” and “part sharing” the coexisting multiple characteristics. The Chinese literature “the recessive model” is restricts and affects the Chinese literature spirit to form with between literature historical development path"s various nationalities the cultural tendency exchange. In traditional history of literature writing linear historical succession, neglected has taken in an altogether time historical space and time various national literature influence and allows temporary credit. the Chinese culture multiplicity, the language multiplicity, the literature form multiplicity as well as the different national culture, mutually to blend highly and the whole advancement characteristic, Be four factor of Chinese history of literature structure. 

作者简介:李晓峰,1962年生,男,内蒙古赤峰人,教授;研究方向:民族文学

关键词:多民族文学;显在式样;隐性式样;深层结构;文学史

 

一、中国文学的“显在式样”与“隐性式样”

 

文学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近代,由于文学的审美特质被突出和强调,文学逐渐获得了在文化之中的独立地位。在此前,文学与文化在人们的观念中并没有清楚的界线。文学与文化的关系的演变,几乎就是文学演变的历史。关于文化,美国人类学家克鲁柯亨指出:“文化是历史上所创造的生存式样的系统,既包含显性式样又包含隐性式样,它具有为整个群体共享的倾向,或是在一定时期中为群体的特定部分所共享。[[1]](119)从这一角度说,中国文学是中国古往今来各民族所创造的中国文化这一“生存式样系统”中的子系统。其显在的样式包括了各民族文学不同的表达形式,如不同民族的语言、不同民族的文学样式、不同民族文学的传播介质,如口传、纸质印刷文本等。这种不同的表现形态,存在于中国文学发展的各个时期,其共时性的空间分布特点成为中国文学史重要的原生特征。此外,由于民族文化的不同、民族语言的不同、民族审美意识和倾向的不同、文学传播渠道、方式和条件的限制,一定民族在一定时期内所创造的文学可能只为本民族或者与其相邻的具有语言、文化全部或部分相融民族的认同,如藏族、蒙古族等民族的口头传统、彝族的达摩经诗等等。

但是,随着文学传播渠道的多样和畅通,特别是当某一种语言逐渐成为部分民族甚至全体民族的共同语时,某一民族特殊样式的文学可能就会被更多的民族所共享,如壮族的《刘三姐》、撒尼人的《阿诗玛》等等。这种文学史的现象说明,由独享—部分共享—群体共享是中国文学发展的基本脉络。但这也仅仅是一个具有文学史流变的主要方向性的基本脉络。因为,直到今天,某些具有与这个民族的族群记忆直接对应的呈现着强烈民族特色的文学形式还在为这个民族所独享,或为有相同族群记忆的相似民族部分共享,如藏族的《哥萨尔》、蒙古族的《江格尔》、土族的“花儿”等等就是如此。而且我们相信,这种现象还将一直存在下去。

总之,从总体上说,中国文学史多民族所形成的多元文化背景,使中国文学的多民族文学特征表现出既有“独享”向“群体共享”的发展趋向,也有不同民族始终保存着只为自己民族所“独享”的文学式样。前者的“发展”是中国文学史的基本流向,后者的存在,是中国文学史的普遍现象,二者构成了中国文学史复杂的“独享”、“群体共享”与“部分共享”并存的多重特性。

需要指出的是,一个民族文学的“独享”、“部分共享”、“群体共享”的存在及转化,与这个民族所处的地理位置、生存环境、信息传播条件有着密切关系,同时也与民族文化间的交流与融合的时代文化环境有着直接关联。如蒙古族现代英雄史诗《嘎达梅林》最初的形态是蒙古族母语口传叙事诗,该诗在以嘎达梅林的家乡科尔沁草原为圆点向外扩散式传播时,受蒙汉杂居地域特有的蒙汉文化融合、蒙语、汉语并存现状的受众需要,出现了蒙古族母语向汉语的转换。这种转换的直接后果就是在更大的汉语语族的范围内,使英雄史诗《嘎达梅林》为其他民族所共享。

在具体的文学研究中,判断和把握文学的“显性式样”比较容易,了解和揭示其“隐性式样”则比较困难。因为,一个民族文学的“隐性式样”涉及到这个民族文学中文学精神得以生成的族群记忆、民族独特的思维方式、心理性格及审美倾向等极为复杂而丰富的文化因素。而中国文学的“隐性式样”则是制约和影响中国文学精神形成与文学发展历史轨迹的各民族间文化的动态交流、互渗与影响以及所形成的复杂的文化形态。

在史学界和文化研究领域,对中国上古时期文化区域类型的研究一直是众说纷纭的话题。如陈连开的“两部三带九类型”说,其中的两部指面向海洋的东南部农耕文化区和背靠欧亚大陆,间有小农耕文化区的西北游牧文化区;三带指的是长城以北的渔猎畜牧文化带,秦岭至淮河一线以南的稻作文化区和西起陇山、东到泰山、北至长城的旱作农业文化区。这些大文化区又可分为九个不同类型的文化区:黄河中游、黄河下游、长江下游、长江中游、燕辽、黄河上游、华南、西南、北部边地。张海洋在《中国的多元文化与中国人的认同》中,将上古时代中国文化板块分为东北经西北到西南的内陆畜牧文化板块和从东北经中原和东南到西南的沿海农耕文化文化板块。[[2]](95-129)我以为,对中国古代文化区域和文化类型的研究和确定,对认识中国多元文化的历史面貌具有重要的意义,对认识中国多民族文学之“隐性结构”也大有启示。但是,如果只关注板块的外在结构,并试图将之固化。则又会形成对中国多元一体文化的生成,特别是对发现中国文学史深层的“隐性式样”新的遮蔽。因为,对于中国文学而言,几千年的发展中,其共时性的丰富性和复杂性,远远大于“几千年”这一个历时性的特征的丰富性和复杂性。例如,“中国”和“中华”概念在“几千年”这一共时性时段中的变迁,中国国界在“几千年”这一共时性时段中的扩张、收缩与定型,中国既往民族的分进与融合等等方面的复杂性。这种种复杂性表现在:汉族复杂的多源多流,以及汉族最终形成一个统一的民族共同体的过程中文化的整合与核心文化体系的形成;汉族文化与其他各民族文化的混融:匈奴文化向中原文化的渗透,其他民族如乌桓、鲜卑、契丹、蒙古等众多北方民族的冲融、东迁西徙、南渗北进;百越的流向、三苖的迁徙等等。这些都说明,中国自古以来虽然因地理环境、生存方式、民族分布等原因形成了基本的文化板块或者文化圈,但不同文化板块间的碰撞、冲抵,以及同一文化板块的漂移、断裂甚至破碎等现象在“几千年”的时间中从未停止过。这种历史,不但形成了中国文化多元一体的“显性式样”,更重要的是各种文化以动态的基本运动方式呈现出来的既相互独立,同时又相互融合的“胶着”状态的“隐性式样”成为中国文化多元一体结构能够真正结构成为“一体”的“粘合剂”。而对于文化最直接、最典型的表现形态的文学而言,这种“隐性式样”的形成、变化则决定了中国文学复杂而丰富的历史样貌。例如,当人们讨论《诗经》为源头的北方文学和以《楚辞》为代表的南方文学、北朝民歌与南朝民歌这些风格迥异的文学现象时,所忽视的恰恰是不同的地域文化、民族文化这些“隐性式样”的影响以及这些文学又是怎样结构进文学史,文学史缘何对不同的文学式样进行了认同这些关涉到文学史深层的文化观的重要问题。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李晓峰   教授 国内学者
1962年生于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2002年入选内蒙古新世纪“321”人 才工程;曾主持内蒙古自治区“十五”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项目“契丹艺术史”和内蒙古高等学校科研项目“玛拉沁夫小说艺术论”。……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学术史的相关文章
· 从时间、空间、语言三个向度拓展现代文学史
· “让文学史真正成为文学自身的历史”
· 文学史的刻度与坐标
· 哈斯宝:痴迷“红楼”终不悔
· [王杰文]“传统”研究的研究传统
作者李晓峰的相关文章
· 中国文学史研究中的四个缺失
· 当代母语文学跨语际传播的困境与新路
· 契丹文化观与契丹艺术[1]
· 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话语的发生
· 多民族文学:中国文学史观的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