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蒙藏学校旧址:岁月遮不住的风采
发布日期:2008-04-22  作者:赵志研 文/图
打印文章


 
国立蒙藏学校旧址


 
古色古香的屋檐 

    在北京繁华的西单商业街上,有一条叫做小石虎的胡同。走进这狭窄的胡同,便能看到一处颇具规模的宅院。古色古香的院落,表明了它曾经的地位与沧桑。作为现存最完整的贝子府,这里曾见证过清初的政治斗争;作为国立蒙藏学校,它更是目睹过第一代蒙古族共产党员的成长——


  2007年4月4日,包括国立蒙藏学校旧址在内的18家存在各类安全隐患的北京市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被北京市文物局列入安全警告的“黑榜单”。一时间,开办了民族大世界商场的国立蒙藏学校旧址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不久前,北京市西城区有关方面负责人表示,北京奥运会召开前,国立蒙藏学校旧址的西围墙将亮出真容,据初步规划,这里将主要发展文化服务项目,绝不会再次成为商场。

现存最完整的贝子府

    再次走进这所院落,眼前已经开阔许多。记者不禁想起一年前来到这里时看到的情景:院子被商场所占据,拖鞋、包、袜子、服装、编织品等货品随意摆放,屋檐下的彩绘早已脱落,蛛丝般的电线随意盘结。为了增加营业面积,院落的空地中还搭起了临时的铝合金大棚,只有无法被遮住的高挑房檐,艰难地透出些许古建的痕迹。

    由于存在比较严重的安全隐患,北京市文物局对商场下发了安全隐患责令整改通知书。如今,百余户商铺已经迁出,院落中临时搭建的铝合金大棚已部分拆除,曾经的国立蒙藏学校旧貌,又渐渐展现在世人的眼中。

    记者特地询问了一些商贩和过往的顾客,有几家商户表示知道这里曾是一处古建筑,然而基本上没有人能说清楚它的来历,更说不出它曾经的故事。在北京市古代建筑研究所研究员王世仁的眼里,这里目前仍保留着绵德贝子府时的“原生态”,应该是北京市现存格局最完整的一座贝子府。“国立蒙藏学校旧址分为东西两路建筑,现在基本保留下来,只有东路少部分被破坏。”王世仁说,整个宅院占地面积近1.2万平方米,其中古建筑面积3200平方米,分东西两部分。西侧院是个三进院落,府门、正厅、过厅、后厅、东西跺殿、东西配殿都完整地保留下来。东侧院为两进院落,如今部分建筑已被拆毁。

    据记者的了解,明初这里是常州会馆,是京城最早的会馆之一。明朝末年,这里成了崇祯皇帝“老岳父”的家宅。到了清朝初期,这里成为大名鼎鼎的建宁公主府。雍正二年(1724年),清朝设左右二翼宗学,作为皇室贵族子弟学校,右翼宗学即设在此处,相传曹雪芹也在这里工作过。乾隆时期,这个府第又被赐予乾隆长子定亲王永璜之子绵德。按理,绵德应该继承亲王爵位,但按照清朝规定,“无作为”的亲王后代要降级,所以他被封为“郡王”。后来,他又因为犯了错,被降为贝子,我们今天看到的结构规制就是当年贝子府的遗存。最终这个宅子传到了绵德的五世孙毓祥的手里,因此这里又称“祥公府”。民国二年(1913年),毓祥这位清朝遗老被赶出了“家”,中华民国政府蒙藏事务局在此开办蒙藏学校。

    1923年秋,中共早期领导人李大钊、邓中夏等来到国立蒙藏学校开展革命工作。1924年,乌兰夫、奎壁、吉雅泰等一批青年学生在这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第一批蒙古族党员。他们还在此组建了蒙古族的第一个党支部。

    同年,梁启超为了纪念著名护国将领蔡锷将军,在该院东路建立了松坡图书馆,取此名是因为蔡锷字松坡。徐志摩从美国留学归国后,也曾在此图书馆工作过。徐志摩与林徽因成立的《新月社》也选址在此办公。

    1949年后,这里曾是中央民族学院的校址。后历经岁月变迁,最终演变成如今的民族大世界商场。

 

原文链接:点击查看>>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报》20080418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民族视界的相关文章
· 大山深处的土家语传承与坚守
· 民族志的诗意表达——评《80后摩梭女达布
· 黎族筒裙人纹图案中的民族文化信息
· 凌纯声和《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
· 毛南族传统文化面临传承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