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频道 → 神话研究《山海经》研究

[吴晓东]占星古籍
──从《大荒经》中的二十八座山与天空中的二十八星宿对应来解读《山海经》
发布日期:2007-11-01  作者:吴晓东
打印文章

            
【摘要】:《山海经》到底是一部什么书?众说纷纭,难有定论。笔者在前人找到《大荒东经》与《大荒西经》中七对东西相对的日月出入之山的基础上,进一步在《大荒南经》与《大荒北经》文本里寻找到不被人发现的另外七对南北相对的用来观测星辰的山峰,并将这二十八座山峰为单位所描绘的内容与天空中的二十八星宿做了比较,发现它们有许多惊人的相似性。从而认为,二十八星宿的划分起源于《大荒经》中的用来观测星辰的二十八座山峰。《大荒经》以及与其具有渊源关系的《海外经》,是两部占星古籍。其所描绘的让人难以理解的神话,不仅来自与历法有关的物候,还有很多来自于对星宿的描写,以及对这些星宿的分野的描写。
 
    关于《大荒经》是一本什么性质的书,清代学者陈逢衡首先从《大荒东经》描绘有日月升起之山和《大荒西经》描绘有日月下落之山,而断定其是用来观测日月行度以确定季节的。近代学者吕子方、郑文光皆从其说,进一步认为这是历法的前身。这些观点无疑都是十分具有开创性和很有见地的,需要补充的是,这些学者都疏忽了《大荒经》其实不仅仅在东西方有七对用来观测日月的山峰,同时在南北也有七对用来观测星辰的山峰。这七对南北对应的山峰自成书以来两千多年就一直沉睡在《大荒经》文本中未被人发现,致使《大荒经》和《海外经》真正的性质一直没有被认识到,那就是占星。
那么,《大荒经》中真的有南北用来作为观测坐标的七对山峰吗?答案是肯定的。《大荒经》中描述的山峰非常多,我们怎样来确定哪些山峰是用来作为坐标的山峰呢?在《大荒东经》和《大荒西经》中,那七对山峰有明显的标志,就是东边的山峰都说成是“日月所出”,西边的山峰都说成是“日月所入”,非常引人注目,容易被发现。其实,更为重要的一个标志,也是我要用来推断南、北也存在七对山峰的标志,就是这些描述这些山峰之前,都要加上“大荒之中”几个字,无一另外。根据这样的标志,我们可以在《大荒南经》中的六个段落找到六个冠以“大荒之中”的山:
 
大荒大荒之中,有不庭之山,荣水穷焉。
大荒大荒之中,有不姜之山,黑水穷焉。
有盈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去痓。南极果,北不成,去痓果。
南海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天,海水南入焉。
有人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荒之中,有山名涂之山,青水穷焉。
大荒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天台高山,海水入焉。
 
在《大荒北经》,我们可以找到八座冠以“大荒之中”作为状语的山峰:
大荒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有肃慎氏之国。
有人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衡天。有先民之山。
有叔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先槛大逢之山,河济所入,海北注焉。
有阳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极天柜,海水北注焉。
大荒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
大荒大荒之中,有山名不句,海水入焉。
有系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父山,顺水入焉。
大荒大荒之中,有衡石山、九阴山、洞野之山,上有赤树,青叶赤华,名曰若木。
有牛
这样,在《大荒南经》和《大荒北经》一共有十四个以“大荒之中”为定语的山峰。可是,这十四座山峰南北不对称,《大荒南经》有六座,《大荒北经》中有八座,其实,导致这种不对称的原因非常简单,就是错简,在古竹简的抄写时将《大荒南经》中的一个冠以“大荒之中”的山峰挪到了《大荒北经》去了。这种推测是有充分理由的,那就是,《大荒南经》中的去痓山和《大荒北经》的北极天柜山从句子的描述看,应该是处于正中的山峰,处于正中的山都有“×方曰×,来风曰×”一类的句子。
那么,是哪一座山峰应当归还给《大荒南经》呢?从排列上看,应该把《大荒北经》中的最后一个冠以“大荒之中”的山峰即衡石山归还到《大荒南经》的第一个位置上去,这样才能使去痓山和北极天柜山都处于南方和北方正中的位置。当然,从逻辑上讲,任何一座山都有错简的可能,但无独有偶,笔者正好在《史记》中讲述二十八宿的参宿条文中找到了关于“衡石”的内容,参宿处于西南角,正好衡石山要挪动的位置也是西南角,下文将详细论证。如果这种推测成立的话,我们可以将以上的山峰句子调整如下:
《大荒南经》的七座山峰为:
 
大荒之中,有衡石山、九阴山、洞野之山。
大荒大荒之中,有不庭之山,荣水穷焉。
大荒大荒之中,有不姜之山,黑水穷焉。
有盈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去痓。南极果,北不成,去痓果。
南海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天,海水南入焉。
有人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荒之中,有山名涂之山,青水穷焉。
大荒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天台高山,海水入焉。
 
《大荒北经》的七座山峰为:
大荒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有肃慎氏之国。
有人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衡天。有先民之山。
有叔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先槛大逢之山,河济所入,海北注焉。
有阳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极天柜,海水北注焉。
大荒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
大荒大荒之中,有山名不句,海水入焉。
有系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父山,顺水入焉。
大荒
刘宗迪在《失落的天书:<山海经>与古代华夏世界观》一书中提出了二十八星宿起源于山峰坐标的猜想,他写道:“中国传统天文学中二十八体系的起源,一直是一个不解之谜,对其来历,天文学史学家众说纷纭,迄无定论。太阳一年一周天,一年分十二个月,由于二十八宿系统在历法学上的作用主要是据以观察太阳的位置(日)以判断月份,那么,古人为什么不根据实际观测的需要将周天简单地划分为十二等分而是划分为二十八个区间呢?这一问题令天文史学家百思不得其解。”[1] 接着他从《淮南子·天文训》中关于二十八宿座标系统曾经与山峰座标系统相互融合的记载出发,提出二十八宿座标系统很可能是从山峰座标系统脱胎而来的:“山峰座标系在东、西方选择了七对山峰作为确定月份和节气的参照,出于对称的考虑,古人可能在南、北亦相应地选择七对山峰,这样,四面共有二十八宿就是将地上的二十八山投射到星空上的产物。” “山峰配属星宿的天文分野图式当是源于《大荒经》所描述的以山峰为参照的原始原始天文观测坐标体系。” [2] 这一猜想很有见地,遗憾的是,刘宗迪疏忽了《大荒经》就隐藏有这样的二十八座山峰,认为“时代藐远,文献散失,此说只能是猜想。”便没有对这一问题再进行论述。
文章来源:《民族艺术》2007第三期

吴晓东   副研究员 南方民族文学研究室
吴晓东,湖南凤凰人,1992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文学硕士,现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工作。著有《苗族图腾与神话》、《中国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等,参与撰写多部论著,论文、译文主要有《言语的语音变异……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平行学科的相关文章
· 探寻俗文化研究的方法和立场
· 方言与民俗关系受热议
· 英国文化研究派突破“雅俗二分”
· [徐新建]国家地理与族群写作——关于“长
· 中国人类学的南方传统及其当代意义
作者吴晓东的相关文章
· [吴晓东]蝴蝶与蚩尤:苗族神话的新建构及
· [吴晓东]四面环海:《山海经·山经》呈现
· [吴晓东]2009“新世纪神话研究之反思
· 关于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秘书长任免等事项
· 中国民族文学60年学术研讨会在内蒙古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