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锡诚]禹启出生神话及其他
发布日期:2005-12-09  作者:刘锡诚
打印文章

    石能生人(氏族祖先),石头具有生殖的功能,是原始先民时代万物有灵论世界观导生出来的一种象征的观念。原始先民为了避免本部族被它部族侵害和消灭,希望更多、更快地繁殖新的成员以充实本部族的实力。低下的社会生产力要得到发展和提高,也需要大量的劳动力作为原动力。同时,人们希望获得更多的生活资料,希望战胜凶猛的野兽和险恶的自然条件,以便维持他们的生存,也不能没有足够的人力。因此,原始先民极其重视种的繁衍。在人类生存于其中的自然界,有灵性、受崇拜的万物之中,石头便是被赋予生殖的功能、能够担负起生养人类使命的灵物之一。
  原始先民看到火山的爆发,喷发的岩浆变成了黑色的石头,毁灭了大片土地上的生态,改变了山川河流的位置和大地的面貌。他们又不断地经历了山崩和泥石流的发生,滚滚的石块象一个爱发脾气的人一样,一次次地给束手无策、应变能力极低的人们造成惨重的悲剧。在原始先民的心目中,山和石是有灵性、有神性的,和人一样,是有性格、有脾气的。另一方面,人们最先居住在洞穴里,野兽也常常出入于人类居住的洞穴。原始先民幼稚地认为,人是从山洞里生出来的。于是,原始先民便不自觉地赋予石头以生殖的功能,认为人类的先祖是石头生的,石头是可以生人的。继而又逐渐赋予某些石头以生殖神祗的职能,于是,便出现了灵石信仰、神石信仰,即对石头的崇拜。随着灵石信仰的出现与延续,关于灵石的礼俗也应运而生,人们向某些特定的石头(石祖)顶礼膜拜,祈求石头赐予人们子息。在石头与人们的观念之间形成的象征关系之中,当然不仅只有心理因素在起作用,社会因素的影响也往往乘虚而入,在石头象征中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禹生于石”和“石破北方而生启”的神话,是我们从史籍记载中所能得到的人类关于石头具有生殖力和生殖功能的观念的最早的信息。禹生于石头,禹的妻子涂山氏变成石头生了启,启是石头裂开而出生的。是否可以用一句形象的话来说,在某种意义上,禹、禹的妻子涂山氏(又称女娲,或女狄)、涂山氏的儿子启所组成的这个神话中的家族,是一个石头的家族?
  禹的神话,本义是治水。研究这一题目的学者很多。但涉及禹的出生问题,在神话学或历史学或民俗学上研究的人和研究论文却寥若晨星。关于禹的出生,神话中有种种大同小异的说法。现择要列举几种如下:
 
  鲧娶于有侁氏之女,名曰女嬉。年壮未孳,嬉于砥山,得薏苡而吞之,意若为人所感,因而妊孕,剖肋而产高密。家于西羌,地名石纽。石纽在蜀西川也。
                  --《吴越春秋.越王吴余外传》
 
  古有大禹,女娲十九代孙,寿三百六十岁,入九嶷山飞去。后三千六百岁,尧理天下,洪水既甚,人民垫溺。大禹念之,乃化生于石纽山泉。女狄暮汲水,得石子如珠,爱而吞之,有娠,十四月生子。及长,能知泉源,代父鲧理水。尧知其功,如古大禹知水源,乃赐号禹。
                    《绎史》卷十一引《遁甲开山图》
 
  鲧纳有 氏女曰志,是为修己……胸坼而生禹于石纽。
                  --《帝王世纪》
 
  帝禹夏氏母曰修己……剖背而生禹于石纽。
                  --《竹书纪年.沈约附注》
 
  修己坼背而生禹。
                  --《春秋繁露.三代改制》
 
  初鲧纳有 氏曰志,是为修己,年壮未字,……以六月六日屠 而生禹于 道之石纽,所谓夸儿坪者。
                  --《路史》引《尚书.帝命验》
 
    禹生于石。
                   --《淮南子.修务训》
 
从这些有关禹的出生神话记录中,我们可以得出下面三个结论性的意见:
  (1)禹是石头生的。但禹是怎样从石头里出生的,却有两种说法:第一种说法是:《淮南子.修务训》:“禹生于石”;《随巢子》:“禹产于昆石”。第二种说法是:《遁甲开山图》:禹是其母女狄“得石子如珠,爱而吞之”,感石受孕而生的。这两种说法,一种是由石头生的,一种是感石头生的,二者虽然都是石头生的,但二者之间是有差异的。石头生禹的象征含义是,石头是生育婴儿的母亲或母体。这种以石头作为生育婴儿的母亲或母体的观念,是相当古老、相当原始、相当幼稚的,说明这种神话生成之时代,人们至少还没有产生人的出生需要男女交配、受精、妊娠的观念,把人和作为自然物体的石头等同起来,人是可以由自然物生出来的。尽管我们今天作父母的还偶尔会以嬉戏的口吻回答小孩子的问题,“你是从石头缝里捡回来的”,但毫无疑问,认为石头生人是一种极原始的思维。石头感生说的象征含义是,石头是有魂的,“假如妇女怀了孕,这是因为有某个‘魂’(通常是等待着转生并在现在准备着诞生的某个祖先的魂)进入了她的身体,这当然又必须以这个妇女与这个魂同属于一个氏族、亚族和图腾为前提。”〔1〕更进一步说,这种观念则把具有生殖功能(当然是氏族始祖的出生)的石头看成是男性神。尽管感生说同样也是说明原始先民不懂得生育的本质原因,认为女人受胎是神秘的,女人不需要男性的参与也能受孕、生育,显示了女性的崇高无匹的地位,但这种观念也向我们展示了,原始先民毕竟已经能够把人与物区分开,而且懂得有某个“魂”--石珠--进入了女人的身体,从而转生为有形貌和血肉的人(氏族始祖)。
  (2)禹是从鲧的身体里分裂出来的。坼胸也好,坼肋也好,坼(剖)背也好,都不是由父母性交受精,通过红门而出生,而是通过母体的分裂而达到生殖的结果;通过母体的分裂而达到生殖,很可能是石头的破裂而给人类带来的一种联想,并把这种联想不自觉地附会到禹的出生上。禹从鲧的身体中生出,意味着从母系氏族制到父系氏族制的过渡。
  (3)禹的出生地为蜀地西部之汶川的石纽、石夷等,“疑石纽石夷之说即由禹生于石之说推演而出”的论点(杨宽《中国上古史导论》)。石纽山下的夸儿坪,传说有“禹穴”,那儿“白石累累,俱有血点侵入”(《锦里新编》卷十四),自然令人们想到禹的出生与石头有关。据曾经对禹的出生地夸儿坪进行过实地考察的科学家们说,“坪”在当地就是“坝子”,而“夸儿”则是“剖开”,所谓“夸儿坪”者,就是剖开肚腹而出生的意思。从羌族人这个名称的由来考查,也与石开而出生有一定的关系。
  禹不仅生于石,而且还是社神。《淮南子.汜论篇》说:“禹劳天下,死而为社。”杨宽在《中国上古史导论》里写道:“禹之传说,最怪者莫若生于石之说。《太平御览》卷51引《随巢子》曰:‘禹产于昆石,启生于石。’《淮南子.修务篇》亦云:‘禹生于石。’此等怪说之来,疑亦出于社神之神话。”〔2〕顾颉刚、童书业在《鲧禹的传说》中也写道:“禹启父子之生都与石发生关系,真是一件奇巧的事:这大约本是社神的传说吧。”〔3〕他们还根据《书.吕刑》“禹平水土,主名山川”和《史记.封禅书》“自禹兴而修社祀,后稷稼穑故有稷祠”的记述,认为禹是社神,是“名山川的主神”。〔4〕在古代,社是集会进行全民公决和祭祀神祗的圣地。《周礼.地官.州长》:“若以岁时祭州社,则属其民而读法。”《国语.鲁语》:“社而赋事,蒸则有功,男女效续,愆则有辟,古之制也。”古人祀社之作用,大致如此。
  《淮南子.齐俗篇》云:
 
    社祀:有虞氏用土,夏后氏用松,殷人用石,周人用栗。
 
古代建立社,要选择树木丰茂的地方,即所谓“宜木”。注曰:“以石为社主也。”社供石主为社神,石主即是社的代表物。石主不仅有灵性,而且有神性,是祖先神的象征。《墨子.明鬼篇》说:
 
    燕之有祖,当齐之社稷,宋之桑林,楚之有云梦也。男女之所属而观也。
 
据郭沫若考证,“祖”“社”为一物。祀于内者为祖,祀于外者为社。“燕之有祖,当齐之社稷”,社祠往往也就是礻某祠,社主往往就是高禖石。《周礼.地官.媒氏》说:
 
  中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司男女之无夫家者而会之。……凡男女之阴讼,听之于胜国之社。
 
这里描绘的固然是社祀的情景,但社祀的时候,往往也是男女幽会、自相婚配的场所:“凡男女之阴讼,听之于胜国之社”。现代少数民族中有许多遗留至今的类似社祀的习俗,也可以证实这一点。刘锡蕃《岭表纪蛮》里记道:“蛮人之祀社神,犹本古之遗意,亦以仲春仲秋二月为祀社报祈之期。是日,同社长老,必沐浴易新衣,咸集于社前,屠牛刑豕,祷告社神,祝丰年,祈福佑;同时并讨论全社应兴应革之事宜。议迄,聚饮颁胙,唱歌为乐。怨女旷夫,亦或趁此机缘,各觅配偶。”〔5〕
  禹是社神,也是高禖神。杨宽根据郭沫若《释祖妣》和孙作云《中国古代的灵石崇拜》的研究,指出:“齐,姜姓,本羌族,齐之社稷即齐之高禖,则羌之社祭亦即羌之高禖,禹为羌之社神,则禹亦羌之高禖神也。……禹为社神兼高禖神,古皆用石,则禹生于石之说出于社神高禖神之神话明甚。”〔6〕而齐之“社”,据郭沫若考证,认为是生殖器的象征。作为生殖器的象征,高禖石--高礻某神的功能,一是主男女婚配,二是主生殖。禹既然兼有社神和高禖神两重角色,自然受到祈求生殖子嗣的民众们的虔诚的崇祀。禹生于石的生殖象征意义不是不言自明了吗?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刘锡诚   研究员 国内学者
刘锡诚,山东昌乐人,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研究员。作为理论家和探索者,近年在民俗文化传统、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民间文艺学学术史的研究方面卓有成就,其近著《20世纪中国民间文学学术史》和《民间文学:理论与……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民间叙事研究的相关文章
· 《突厥语民族口头史诗:传统、形式和诗歌结
· “口头叙事研究的途径与未来展望”学术研讨
· 历史学视阈中的洪水传说及其意蕴
· 《日常叙事的体裁研究:以京西燕家台村的“
· 《孔雀东南飞》母题及动物原型
作者刘锡诚的相关文章
· [刘锡诚]梁启超是第一个使用“神话”一词
· 中国民间文艺学史上的朱自清
· [刘锡诚]两大文明的握手
· [刘锡诚]牛郎织女传说的时代命运
· [刘锡诚]渴望liberty的人——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