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乡族文学
发布日期:2006-10-19  作者:关纪新 编撰
打印文章

 

    中国东乡族的文学,包括传统的民间文学与新型的作家文学两个组成部分。东乡族的民歌,在该民族的传统文学留存中占有重要的位置,且分类较多。东乡语民歌,有"了略"(收获时的歌)、"洛洛"(碾场号子)、"连格哇拉达"(连枷歌)、"打夯调"、"哈利"(婚礼歌)、"真扎诺"(趣味儿歌)等区别,而东乡族民间所流行的汉语民歌,则被称为"花儿"。东乡族人民对"花儿"有特别的亲近之感,他们唱道:"花儿本是心上的话,不唱由不得自家;刀刀拿来头割下,不死就这个唱法。"在东乡族"花儿"中,情歌数量很大。东乡族的叙事长诗是在民歌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比较著名的有《米拉尕黑》、《战黑那姆》、《诗司尼比》等。东乡族的民间传说《哈姆则爸爸》和《安巴斯和布汉英吉尼》,涉及到民族的历史和民间的习俗等内容。而在民间故事中,以生活类故事为最多;同时,有关东乡族机智人物玉斯哈的系列故事,也颇受群众的欢迎。东乡族的作家文学,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出现的,汪玉良、马自祥等是当代东乡族作家文学的代表性作家。

  《米拉尕黑》 中国东乡族民间的长篇叙事作品,又名《月光宝镜》,有韵文体与散文体两种形式的不同异文。叙事长诗的故事大意为,青年猎人米拉尕黑与美貌的姑娘玛芝璐陷入热恋之中,不料战争爆发。米拉尕黑出征御敌,临行时把自己珍爱的月光宝镜掰下一半,留给心上人作信物。战事历经三年而结束,米拉尕黑在返回之前,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从一位智者那里,得知玛芝璐正面临强盗抢亲。他不畏艰难,找到快速的雪马,急驰回家。随后,他凭借月光宝镜与玛芝璐相认,并将她救出虎口,双方终于结成幸福的伴侣。

  汪玉良 (1933- ) 中国东乡族当代作家。又名赫黎,甘肃东乡人。1956 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学院中文系。历任甘肃省委宣传部干事、省文联编辑、甘肃出版社文艺编辑室主任、省文联副主席等职务。1949年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作品有诗集《汪玉良诗选》、《大地情思》,长诗《阿娜》、《马五哥和尕豆妹》、《米拉尕黑》,以及长篇小说《爱神?死神》(与人合作)等。
       
 
 

本栏目各民族图片均采自“中国网 ”的“中国少数民族专栏”,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关纪新   编 审 《民族文学研究》编辑部
关纪新,满族,吉林伊通人。研究方向为少数民族作家文学、满族文学及文化、老舍研究。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民族文学研究》主编,编审;兼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中央民族大学满学研究所副所长……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北方民族文学的相关文章
· 草原艺术学理建构的观念、方法及意义
· 花帽与木卡姆的旷世奇缘
· 新疆对四民族民间长诗进行大盘点
· 崇尚自然:满族尼玛察氏的“野祭”仪式
· 我国古代突厥文研究六十年概述
作者关纪新的相关文章
· 典型个案研究与“中华多民族文学史观”的实
· 关纪新对当代民族诗学的贡献
· 潜入民族文化深水区,探究文学多样性
· [关纪新]顶礼史可法大将军英魂
· [关纪新]蒲公英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