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唯物主义角度研究萨满文化
──访原呼伦贝尔盟展览馆馆长鄂·苏日台
发布日期:2012-04-10  作者:记者 张春海
打印文章

  【核心提示】对萨满文化而言,能够为我们带来启示的人与自然的关系,萨满文化对研究这些民族的哲学思想、美学观等发展起过的重要作用,这部分有其价值;其他部分则缺少价值。因此,我们在研究萨满文化过程中,应该注意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去历史地分析萨满文化。

  鄂·苏日台先生是一位达斡尔族学者,著有一系列关于少数民族美术、少数民族文化的著作,其对萨满艺术的研究集中于造型艺术。通过他的研究,北方少数民族美术史从无到有,逐渐成形,受到各界越来越多的关注。

  2004年,苏日台在世界萨满学会第七届研讨会上荣获“国际萨满文化研究奖”,同年又获得内蒙古文联颁发的“首届内蒙古民间文化‘阿尔丁’杰出贡献奖”;2005年,他协助长春大学建立“长春大学萨满文化博物馆”;2006年,协助内蒙古呼伦贝尔市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建立内蒙古第一座大型“萨满文化博物馆”。

  在呼伦贝尔市苏日台先生家,年过七旬的苏日台先生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中国社会科学报》:萨满艺术是一个特殊的领域,您是怎样进入这一领域的?

  苏日台:对于萨满文化,我的研究不太一样,只研究“表皮”——包括萨满的服饰、祭祀用具的来源与当时人们的生产生活、思想观念、意识形态的关系是如何构成的。或者说,我是从艺术史的角度加以研究。

  早些年,我发现中专和大学所教授的美术史基本上是汉族美术史,没有少数民族的美术史。当时我就想,这么大国家怎么能没有少数民族美术史呢?于是,我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毕业后,回到内蒙古主要研究少数民族的美术史。我在工作中接触到少数民族宗教中的美术形式,就是萨满教中的美术形式,便开始搜集有关资料,写成了《狩猎民族原始艺术》一书。尽管当时有些论述比较肤浅,但是从那以后,我“跳进”了这个领域。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在《论“敖包文化”的形成与演变》一文中指出,萨满文化不是北方狩猎民族最早的宗教文化,敖包文化与萨满文化是什么关系?

  苏日台:我感觉敖包崇拜的形成是对山和森林的崇拜。山和森林的存在是狩猎人生活的必要条件,离开它们就没有野兽,狩猎人就无法生存。而野兽是原始社会人们基本生活资料的来源,所以每个猎人进山之后都要崇树、拜山。后来,有的部族迁徙到了草原,也就把这种崇拜习俗带到了草原,蒙古人的敖包崇拜就是这样形成的,他们仍然在祭祀山和森林。

  萨满教的思想核心是“万物有灵论”,萨满教的发展大体包括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和氏族崇拜三个内容。所以说萨满教的形成首先与自然崇拜有关,而自然崇拜又与敖包文化密不可分,因此敖包文化是萨满文化形成前主要文化形态之一,并对萨满教及萨满文化的形成起到了主要作用。

  因此,研究萨满文化最重要的是把握住人与自然在那个时代的关系。这些关系或意识是长期形成的产物,最终将形成民俗行为。而人们为了体现这种信仰或民俗,就采用如服饰、造型艺术、歌舞等手段,表现对自然崇拜的意识心理。这些艺术形式尽管是原始的,却包含了对自然的崇拜,集中反映了人与自然之间的生命联系。所以,我研究萨满的服装、造型形式,都从这个角度加以把握。总之,艺术形式和其他方面都反映人与自然在生活圈中的紧密联系。

  《中国社会科学报》:我国萨满文化研究重新起步后距今约30年了,其间取得了丰硕成果。您认为当前推动萨满研究有哪些亟须解决的问题?

  苏日台:整体而言,我国萨满文化研究从少部分研究到大规模研究,已经有30年。我认为,有两方面问题亟待解决:其一就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孟慧英曾经提到过的,目前学术界仍然缺乏以历史唯物主义观建构的萨满理论体系。

  其二,长春师范大学萨满文化研究所的学者出版了4套关于萨满文化的丛书。4套书有一个总序言(以下简称“序言”),我觉得这篇序言有待商榷之处,同时也暴露出一些问题。第一,研究萨满要不要“跟着外国人跑”,脱离我们国家的历史和现状,这样对,还是不对?

  第二,序言提出萨满的医疗体系是一个独立体系。萨满的医术是不是一个独立体系?我不认同。萨满的医疗,精神疗法也好、中草药治疗也好,它们体现于我们当代的学科中。

  第三,序言还提出,当前摆在各个民族面前最重要的问题是萨满复兴的问题。“萨满复兴论”本身是错误的,萨满的产生有其历史基础,也有其历史局限性,其中有很多唯心的部分。现在讲科学发展,就是我们今天看问题时按照科学发展的规律去认识过去的一切事物。

  另外,序言提出萨满今天存在,明天存在,以后也会存在。这一观点是违背历史规律的。任何事物是伴随历史发展而出现的,符合历史规律的留下,反之消失,所以很多事物终究是要消失的。对萨满文化而言,能够为我们带来启示的人与自然的关系,萨满文化对研究这些民族的哲学思想、美学观等发展起过的重要作用,这部分有其价值;其他部分则缺少价值。因此,我们在研究萨满文化过程中,应该注意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去历史地分析萨满文化。

  我们与外国学者间要进行平等的学术交流,但不能完全盲目地跟随。我们的社会历史、审美意识、思想观念都与外国有较大区别。因此,在萨满文化研究中要保持中华民族的话语权,不能失掉我们独立的话语,并不是外国人承认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文化才有价值。此外,萨满文化是一种北半球乃至全球性的历史文化现象,但是前面已提到其并非一种唯一的主流文化。如果将其看做唯一的主流文化,这本身就是错误的。因为文化是多种形态的,即使在原始社会,文化形态也是多样性的。

  因此,今天我们研究萨满文化,应将其作为一种原始文化、原生态民俗信仰文化进行科学研究。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第287期  2012年04月02日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学术访谈的相关文章
· 陈众议:文学理论到了该清理的时候
· “口头传统”不等于“口头文学”
· 访叶梅:民族风格,中华气派,世界眼光,百
· [户晓辉]德国民俗学者访谈录
· 阿来:文学就是我的信仰与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