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琴掛萨满的达斡尔族弟子
发布日期:2012-03-27  作者:吕萍/文 邱时遇/图
打印文章

    

  孟利洲在托若仪式上洒酒奶敬天。

  作为达斡尔族萨满文化的传承人,斯琴掛不但自己努力传承达斡尔的萨满文化传统,而且还培养了一批新的传承人。1999年至今,她先后收了沃菊芬、孟利洲等8名徒弟。

  大弟子沃菊芬

  这些徒弟主要来自达斡尔族,其中大弟子沃菊芬最为突出。沃菊芬,典型的达斡尔族女性,高高的颧骨,微黑的皮肤,眼睛不大但炯炯有神,很具威慑力,紧抿的双唇很少话语,初识有些冷冷的感觉,但熟悉了会感知到她的善良、热情和坚强。

  1955年9月,沃菊芬出生在内蒙古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博荣公社西博荣村一个普通的达斡尔族人家,祖上属沃德哈拉绰古罗莫昆。

  据文献记载,1667年沃德哈拉绰古罗莫昆的先人从黑龙江流域南迁到嫩江流域,在美丽的诺敏河畔安家,依博荣山建村。在定居后将近四个世纪的时间中,共出了九代萨满。第八代萨满贵德(人称贵雅德根)是沃菊芬的爷爷。第七代萨满是个女萨满,是沃菊芬家族的姑奶奶。沃菊芬萨满说:“我的先祖有一部分人在清朝时去了新疆戍边,祖先萨满也去了伊犁,爷爷就是被去新疆的祖先萨满‘神抓’的。老人传说,老沃家第九代萨满是女的,而我的‘翁古尔’(神灵)告诉我自己将是沃家第九代萨满,此后我便踏上了萨满之路。”

  沃菊芬幼年丧父,兄弟姐妹八人,其中五人早夭。她本人身体也不好,小学毕业便辍学在家,19岁结婚,育有三儿一女。沃菊芬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闹病,疾病缠身,今天失明,明天失语,精神异常,被折磨得不成样子,医生多次下病危书。她家曾是村中首批万元户,在她患病的30多年时间里,原本殷实的家业也都在治病过程中荡然无存。其间她又经历了丧夫、丧女、儿残之痛。多重的打击,病痛的折磨,使她几乎放弃治疗。就在这时,她在海拉尔的舅舅来了,说南屯(巴彦托海镇)有个萨满老太太看“外病”很灵的,建议她去看看。于是她随着舅舅找到达斡尔族萨满斯琴掛,在斯琴掛萨满家治了半个月,感觉一天比一天好,于是拜斯琴掛萨满为师,请她指点迷津。一个多月后,她回到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做出马仪式,成为萨满。出马后沃菊芬正式成为穿扎瓦(神服)的萨满,领其家族的神灵。她是斯琴掛弟子中唯一穿扎瓦的达斡尔族萨满。

  现在,沃菊芬身体健康,在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一带很有名气,除帮师傅进行各种仪式外,自己还独立给人治病做仪式。每月的初一、十五是她固定的诊病时间。去年7月,她在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举行了“斡米南”仪式,正式成为戴九杈神帽的萨满。

  护神和助手孟利洲、孟小瑞、敖小六

  孟利洲,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宜卧奇村人。他曾长期受慢性疾病的困扰,每天意识非常糊涂,心里烦躁,经常大发雷霆,家里也大事小情不断。后来他遇到了斯琴掛萨满,成为斯琴掛萨满的护神和助手。

  作为护神和助手,孟利洲参加斯琴掛萨满所做的所有大型仪式,仪式前的所有准备工作几乎都由他来完成,如祭祀场地的设置,仪式区域内的除秽,主祭蒙古包的布置,仪式过程中的秩序维护等。他还要在仪式中护卫斯琴掛萨满,又要与神灵“对话”,告诉人们神灵来自何方,有何要求,回答神灵的问题,替求神灵者转达对神灵的请求等事项。

  孟利洲学了些接骨术,经常给一些骨折的人接骨,在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小有名气。

  孟小瑞,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人,家里曾祸事不断。后来,她找到了沃菊芬萨满,并被引见做了斯琴掛萨满的徒弟。孟小瑞2003年9月出马,专门给人祭祀、按摩、捏骨。她的神器有佛尘、珠链和护心铜镜。她作为斯琴掛萨满的助手,负责在仪式中传达和安排萨满要求的某些事务,根据仪式需要递送神鼓、神器,为萨满换神帽等等。

  敖小六,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腾克镇怪勒村人,2002年出马,做了斯琴掛萨满的徒弟。他的特长是托梦看病,接骨手艺也非常好。他的神器有佛尘、护心铜镜和扇子,在其师傅和沃菊芬萨满主持的所有仪式上,均能看到他。

  斯琴掛和她的弟子们对于萨满文化的保留、存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老的萨满虽已寥寥无几,作为达斡尔族萨满文化的传承人,斯琴掛和她的弟子们坚守着祖上传下来的传统,正是这种坚守使达斡尔族萨满文化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得以保留下来。我们应该感谢、关注这些萨满文化传承人。他们的存在向世人证明了中国的萨满文化仍有遗存,需要我们珍惜与保护。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2012年3月20日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文化传统的相关文章
· 民俗传统与都城生活——朝戈金在第三届中国
· 斯琴掛的萨满医术
· “伪民俗”:抵制还是宽容?
· 《达斡尔族斡米南文化的观察与思考——以沃
· 斯琴掛萨满的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