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方阵 → 民族文学理论文学史写作

文学史的刻度与坐标
发布日期:2012-01-13  作者:南帆
打印文章

  如何评判中国当代文学的价值?这注定是一个争讼不休的话题。古往今来,见仁见智是文学研究的常态,何况谈论的是未经历史沉淀的当代文学。同于多数专业研究领域的是,只有少数文学研究专家潜入中国当代文学史,对于60年的文学资料进行全面的整理、综合、权衡,继而审慎地提出评判的结论;异于多数专业研究领域的是,如此之多的人曾经从各个渠道——文学读物、电视、电影、互联网——接触过中国当代文学,大众的观感汇成了某种强大的舆论。至少在目前,文学研究与大众舆论之间时常构成了紧张,甚至制造出争论的气氛。有必要堆砌那么多概念吗?大众对于专家繁琐哲学啧有烦言,他们宁可信赖自己的阅读快感。当然,制造争论气氛的还有一些爆炸性的观点,例如挥挥手宣称中国当代文学全是“垃圾”。如今的不少专家已经不惮于发表如此幼稚和不负责任的观点,耸人听闻有助于向大众传媒邀宠。从流行歌手的竞赛、谁是当今的国学大师到金庸可以坐第几把交椅,大众传媒热衷于导演各种文化对决,种种夸张乃至极端的惊人之语尤为奏效。相当一段时间,这种浮夸的趣味广泛扩散:粗率、单向的论证、赌气式的夸大其辞,辩证思维以及多种因素的复杂权衡遭到了抛弃,火星四溅的激进风格掩盖了思想的贫乏。这种情况之下谈论中国当代文学,各持己见是一种必然。当然,激烈的争辩之中,许多人心安理得地屈从“本质主义”的前提。无论给中国当代文学打了30分还是80分,双方都认定这些评判表明的是“客观价值”。“客观价值”仿佛事先隐匿于中国当代文学内部,等待有识之士的发掘。没有人公布衡量“30分”或者“80分”的坐标是什么,反思这种坐标的合理程度。或许人们无形中认为,中国当代文学的“客观价值”是一个固定的存在,不可能遭受衡量坐标的干扰。所以,解释各种评判的差异,人们宁可追溯一些相对次要的原因。例如,这种叹息似乎更多地为“文人相轻”而抱憾:为什么对同时代的人如此苛刻?

  在我看来,“30分”与“80分”的争执无法产生积极的认识——如果没有对文学史组织的内部机制加以考察的话。显然,文学史的任务不是单纯登记一份作品的花名册。如同各种类别的历史写作,文学史内部隐含了复杂的权衡。具体地说,这种权衡的坐标至少包含横轴与纵轴的交叉定位。横轴指的是文学与一个时代的互动关系;纵轴指的是文学传统名义之下的各种承传,例如母题、故事模式、意象、性格类型、叙述形式,如此等等。通常,横轴的活跃改变了纵轴的刻度,文学与时代的互动决定了文学传统沿袭形式。换一句话说,前者是主动的,决定性的。文化是人类适应历史环境的产物,无论是将文化解释为一批观念体系、一种生活方式还是某些意义或者价值的认定。多元的历史环境不仅决定了文化的丰富性,同时赋予文化的调节功能。古老的文化传统仅仅积聚了一套抽象的规范,这些规范企图融入某一个地域或者某一个历史时期,诸多条款的修订、废弃或者增补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调节程序。调节使文化成为活体。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中国当代文学如何介入60年的历史?这个问题在横轴上展开,现今看来,文学与历史的关系远比通常想象的复杂。另一方面,相对于中国古典文学或者现代文学,当代文学增添了什么?这显然是纵轴上的问题。

  形式、人物、情节、意象、叙述模式,一套司空见惯的文学研究范畴组成了评判文学的视阈。人们时常挑选其中的某些范畴作为“文学性”的代理。相对于理想的“文学性”,许多人认为中国当代文学乏善可陈,尤其是前30年。这种视阈往往忽略了一个更为基本的问题:中国当代文学是60年历史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人们无法想象,60年的生活找不到文学。经历60年历史与回忆60年历史,人们的心情存在巨大的落差。然而,无论是幼稚的激情、言不由衷的赞颂还是痛苦的反思,文学时刻相伴左右,抒情言志,讲述各种轰动一时的故事。这意味了文学的基本价值。无论是伟大的杰作还是庸

  常的玩意儿,总之,文学不可或缺。没有人因为面料粗劣或者尺码有误而否定衣服的意义,文学亦然。中国当代文学始终参与生活的建构,或毁或誉均无法改变这一点。

文章来源:人民网 2011年12月11日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iel.cass.cn)”。



专题学术史的相关文章
· 从时间、空间、语言三个向度拓展现代文学史
· “让文学史真正成为文学自身的历史”
· 哈斯宝:痴迷“红楼”终不悔
· [王杰文]“传统”研究的研究传统
· [梁庭望]20世纪的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研究